幸福武侠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有可能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有可能么?

小说:幸福武侠 作者:啃魂
第一百七十章 此书禁读←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相爷,那本书有邪气。》し要看书”老充头连道。

    “邪气?”

    司马光脚步一滞,而后看向老充头:“你不是和我一样,一向不信那些的么,怎么半日不见,也有了孔明的通阴阳五行的本事?能看出书中的邪气?”声音带着一丝调侃。

    “不是这样的。”老充头摇了摇头,嘴唇动了动,道,“相爷,你说世上有没有那样一本书能够让先天高手看了后走火入魔。”

    “让武者走火入魔的书?”司马光脸上笑容凝滞了。

    因为君月如是慈航静斋上上任斋主的缘故,司马光知道的比别人多,也知道一些慈航静斋的机密,就比如《慈航剑典》这本能与‘长生诀’、‘战神图录’、‘天魔策’相提并论的绝世宝典,非慈航静斋门人的先天高手是万万不能去观看的,一旦观看,轻则吐血,重则走火入魔。

    “你从哪听到这事的?”司马光沉声,《慈航剑典》能让先天高手走火入魔的事属于慈航静斋顶尖级别的机密,他司马光知道也罢,可向其他人,就算老充头也是不能透露的。

    “相爷的意思是,确实有这样的书?”老充头连道。

    “真气十分玄妙,与人的精神相连。”司马光淡淡道,“精神变化剧烈,理念世界的崩塌,会引身体真气崩塌失控。真气崩塌失控,普通武者,后天武者问题不大,因为他们的真气就如小溪小河,即便决了堤,也伤害有限,可是先天高手真气强悍,一旦失控,有时会如洪水决堤,会出现不好的现象。”

    “啊!”老充头脸色大变。

    司马光疑惑看着老充头:“你担心什么?”

    “我怀疑《伦理学原理》就是那样的书。”老充头沉声道。

    “伦理学原理?”

    司马光眨了两下眼,脸上都是笑意。

    “不可能的。”司马光摆了摆手,笑道。“理论上够大的刺激是能让先天高手走火入魔的,可实质上无论多大的刺激,多大的理念观被颠覆,都不可能出现悲剧。这也是前些年段海峰颠覆性本观时,为何没有听说谁走火入魔而亡,为何段海峰、秦仙傲一次次抛出颠覆性的内容时,没人出现身体不适。”

    “是这样么?”老充头眼中依然有着忧虑。

    司马光笑了笑:“你怎么还担心,对了。你为何会问起这样的问题?还怀疑《伦理学原理》是那样的书?”

    “相爷,今天早上胡记书局门口死了一个人。”老充头沉声,“那人我看了是韩绛相公。”

    “韩子华死了?”

    司马光一愣,连喝问道:“怎么死的?他的身手百病不侵,如何能死?”

    “据说是看书疯而死。”老充头沉声。

    “看书疯而死?”司马光看着老充头,“你仔细说说,是怎么回事?”

    “我听周边人说,韩相公一大早第一个买到《伦理学原理》这本书,然后出了胡记书局,在不远处的胡饼铺前靠着柱子看起书来。没看多久就脸色难看,额头掉汗,大吼大叫着书中说得不对,又说书中说得是对的,胡言胡语的,旁人也劝不住,这样时间长了,突然便疯奔跑起来,没跑几步就朝天吐血而亡。”

    “疯奔跑,吐血而亡!”司马光脸色一下稍显凝重。

    “相爷。听周边人讲,韩相公临死前曾多次吼叫着书有魔鬼,文字中有魔鬼,所以我觉得秦仙傲的那本书我们还是等些时日再看。”

    “等些时日再看?”

    司马光微一沉默。便摇头:“没必要。”

    “可是……”

    “放心,虽然理论上是可以通过文字让先天高手真气失控的,可是理论毕竟是理论。”

    “毕竟是理论?相爷的意思是至今还没有那样的一本书?”

    “若有的话,你说出给我听听?”司马光冷哼,眼中闪过一丝哀伤,“韩子华吐血而亡。未必是因书,如今天下大乱,百家门派暗动作不断,韩子华在外游走,或许运气不好碰到了黑榜高手,黑榜高手向他出手,他能活着离开便算不错了,可能是受了重伤,看书时压制不住,故而如此。而且那种能让没受伤的先天高手走火入魔的书,可不简单,若真有必然是能够与长生诀相媲美的。”

    “与长生诀媲美?”老充头眉间的疙瘩一下消失了,长生诀是什么,老充头岂会不知,秦仙傲若是能写出那样的书,他们还愁什么破解不了长生诀,天地灵气会消散?

    “别多想了。”司马光走向书房,很快推开门,目光一扫落到桌面时微微一亮。

    桌面正中一本米黄色书籍。

    “这应该就是那本《伦理学原理》了,秦仙傲、段海峰奇淫技巧倒是玩得好,这书装订得不错。”司马光笑眯眯走近,忽然目光一凝,只见封面上‘此书禁读’四个漂亮的馆阁体楷字跳入眼帘。

    禁读?

    司马光一愣。

    这时——

    “父亲!”一中年男子走入书房,此人手中捧着一本黄皮硬装本书籍,“这秦仙傲的书封面上写着‘此书禁读’,父亲可知是何意思?”“相爷。”老充头也走了进来,“我就是看了这书的封面这四个字,又听了韩相公的死因,这才担心的。”

    司马光心头一忐:“莫不是这本与《慈航剑典》一样,能让人……”这念头只是一转,司马光便笑道:“若是此书禁读,那还行做甚?书本就是让人读的,只是有人是死读,有人是活读,死读者,读书百遍,虽能倒背如流,却不知其深意,活读者,边读边思,不仅能理解文字表面的意思,更能体味到隐藏在深层次的奥妙。”

    “父亲的意思是秦仙傲写‘此书禁读’,其意大概是不动脑子的死读,那还是别看此书了,是提醒我们要认真的去理解里面的东西。”司马康连道。

    “这只是为父的猜测。好了,看书吧,这本书我可是盼望已久,希望能给个惊喜。”司马光笑道。

    “秦仙傲向来是给惊喜的。”司马康也笑了笑。来到司马光身旁坐下,翻开手中的书,扫了一眼便‘咦’了声。

    “怎么?”司马光看向司马康。

    “父亲自己看便知道了。”

    “哦!”司马光连也翻开身前桌上的《伦理学原理》,开篇第一页第一行‘严重警告!’,四个粗黑的字跳入眼中。而第二行正文:

    “此书深入浅出,自易而难,似易实难,极为讲究思辩性,对伦理学的研究探讨实已经达到‘致广大,尽精微’,其深奥玄妙之处,有如天书,秦某观之亦如雾中观花……”

    “秦某虽然不敢称多智近乎妖,但也自问智力没多人能及。秦某读此书尚且如此,况乎诸位……”

    “因此秦某在此有三个警告……”

    数段文字都是吹嘘这本书中讲叙的道理既抽象,又极晦涩深奥难懂,说是他秦仙傲自己也如看天书一样,因此警告读者莫强求一定要看懂,知道个大概既可。

    “秦仙傲也看不懂?”

    司马光眉微微一挑,眼神怪异,普通老百姓相信所谓的神仙国的存在,可司马光岂会信那个,所以这所谓的神仙国书籍。司马光看来就是秦仙傲自己写的书籍。

    “父亲,这秦仙傲倒是……”

    司马康这时也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写的书,居然说自己都看不懂?”

    “康儿,秦仙傲可不是真看不懂。”司马光淡淡道。“他这是反话,是激将法,好了,别多想了,看书吧。”“激将法?”司马康眉一挑。两人继续看书,翻过这‘警告’。看过前言,而后是刘琴的序言,这篇序言开始倒是写得不错,可到后面吹嘘这《伦理学原理》部份,司马光、司马康父子便皱起眉。

    刘琴序言后,段海峰的序言,更加吹捧得恶心,而后秦仙傲的序言也是吹,司马光看到一半便看不下去,直接翻过去看正文,这时懵了一下。正文文字写得极小,而且排版极密,司马光连翻了一下整本书,现后面的文字也都是这样。

    “一本讲伦理道德的,居然数百万字,有这么多东西要讲么?”

    司马光微一蹙眉,继续观看。

    “伦理学是关于优良先的制定方法、制定过程及其实现途径的学科……”

    “伦理学的研究对象分为三部份,第一部份是元伦理,研究……”

    ……

    看完最前面的导论摘要后,司马光眼神又凝重了些,按司马光所想伦理学不过就是道德的学科,而这道德说起来真的很容易,连小孩子都知道,可是从这导言看来,这一本书中讲的伦理学不仅不简单,而且还分很多流派,每一流派又按《工具论》进行定义以及各种规范化。

    而后这导言中又分得极细。

    “一、元伦理学与规范伦理学……”

    “二、规范伦理学与美德伦理学……”

    “伦理学的定义、对象极研究顺序……”

    ……

    一个个章节,光是对各流派的简单介绍,便极其繁多,而且很多地方用词虽然准确,却是很抽象,司马光稍一不注意,就有些难懂,但是真正用心看还是能懂意思的。

    “似乎有些名堂,可是这可能么?”

    司马光微微摇头,从已经看的内容来判断,这书中的伦理学流派太多了,元伦理学、规范伦理学、美德伦理学……,一个个中间又分数个流派,像元伦理学又分自然主义、情感主义、规定主义、描述主义、直觉主义……。

    自《工具论》问世,韩绛开响打向秦仙傲的第一炮后,儒家联盟就在试验着将伦理道德用《工具论》梳理清晰,可是没多少成就。

    如果秦朝真要打脸韩绛等人。

    不需要把所有流派都写出来,只写一个流派,而且这一个流派也不需要都写出来,只要给出一个点便够了。

    而司马光看这前面的内容,感觉就像只需要一个苹果便够了,而人家书中给的,不仅不止是一个苹果,也不是一棵苹果树,而是一片苹果林。

    “秦仙傲不可能给出一片林子,莫非他要用这些无用的文字,来把读者脑袋绕晕?”司马光继续阅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