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裙下 5.114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5.114

小说:石榴裙下 作者:喜了
5.113←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115

    子牛把舅舅扶进去休息后,继续在小院儿捶被子,贤惠的样子跟一般居家女孩儿无异。

    小枣推开门进来,见到阳光下辛劳的子牛,由心感到心暖,喊她的声音都不敢大,“子牛,”

    子牛回头,见是她,直起了腰,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为了东东,她们先有仇后和解,也谈不上熟稔。

    这时候婆婆的猫跑出来,一蹿。打翻了台阶上的水盆,子牛刚要放下棒槌过去收捡,小枣已经先一步快步走过去麻利拾起水盆,拿过拖把将泼了的水攒干。

    “谢谢,”子牛接过拖把。“找我有事么,”将拖把放回原位,

    小枣两手垂着,格外真挚,“那幅梨子恨能叫我看一眼么,我真的很好奇……”

    “翀心拿去了,没给你看么?”子牛挺疑惑,

    小枣摇头,

    子牛稍侧头一咬牙,

    这翀心。人都把东东放了,你怎么还食言了,本就是个赝品,给她都无所谓,说好给人看一眼还掖着干嘛……

    子牛暗自埋怨着,是没见,小枣也有愧色,眼睛稍看向别处……

    子牛抬头,小枣也赶紧恢复神色看向她,

    “这是她不该了,没事,我带你去找她。”子牛放下棒槌,进去拿出外套穿上,很仗义地说是领着小枣去找翀心了,

    却,

    当上了小枣的车,行至中山路口,

    车停下,

    子牛都还没会过来,

    一旁停靠的一辆越野车下来两人……

    子牛惊怒,“你!”是对着小枣,

    小枣一边给千岁让驾驶位,自己往副驾挪,一边不晓得几抱歉地对子牛,“对不起对不起。翀心没有食言,已经给我看过梨子恨了……”话感觉都来不及说完就着急从副驾这边下去了,她一下去,千岁就锁了车门。

    而这边,易翘已经坐上后座。一把搂住她,“又撅嘴巴,给你挂个猪油瓶,”低笑着揪她的撅嘴巴,

    子牛肯定更不饶他,对他俩儿,什么时候都是她的一碗菜,想如何撒野就如何撒野,子牛也抬手揪他的脸呐,比他手劲儿大。直揪的易翘叫唤,“轻点,你老公还要见人!”忽然意识车一直没开走,易翘一边抓住小怒爪,一边侧头看驾驶位。“开车呀!”

    千岁靠着椅背,瞧一眼后视镜,不做声。

    易翘扫他一眼,显得不耐烦,“好好好。我来开。”接着抱着子牛往左边移,

    千岁也利落,起身转头一个跨步跨到后座,从易翘怀里接过气嘟嘟的大别扭,怎个霸道而言,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就堵住了她的唇!

    易翘冷眼瞧他们一眼,跨向前座,坐好,衣领扣子摇松了一颗,好好放了口粗气出来……车开走了。

    千岁这一吻漫长啊。

    子牛还不是一开始又抓又捶的,

    渐渐,

    渐渐,

    真是见了鬼不是!

    千岁也完全被惊震住了!

    脑海里,他和子牛的一幕幕……

    她说她想吃面窝喝绿豆汤,他立即开车出去给她买,

    她一颗纽扣掉了,他买来一件新的还骗她是在地上找到的,

    他看见车里,她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他几近疯狂地挥起棒球棍砸向了车!……

    而最叫千岁震在那里的,是,

    他如何激动情深地吻着她说,“我终于娶到你了,子牛,我终于娶到你了……”

    车里静极了,

    易翘此时也感受得到那份不同寻常的撕心裂肺的牵挂,

    两人唇齿已分开,

    千岁和子牛彼此怔怔看着彼此,

    脑海里浮现出的一幕幕那样的真实,那样的真实,

    倒是子牛先开了口,

    像个二愣子,“咋回事?”

    千岁接的也快,

    “老韩托梦给我越亲近越看得清楚。”

    子牛还没会过来呢。

    只感觉车已停下,易翘铺天盖地地也过来了……

    窗外,

    午后的太阳懒洋洋,

    车里,

    简直。没法说儿,

    沉沦和那撕心裂肺的过往撕扯着交相辉映,

    上辈子的事儿在汗水淋漓里一一展现出来,

    而这,

    还不是最揉碎人心的时候。

    最潮头时,

    “啊!”子牛一声惨厉的叫声,把千岁和易翘都弹开了!

    “子牛!”

    想想后车座这么点狭小的空间,他们该是能多么容易靠近她呀,

    但是。

    就这么咫尺的距离,

    仿若就有一层厚厚的模将他们阻隔,叫他们无论如何都碰不着她,

    模里,

    子牛痛苦地慢慢爬起,

    跪坐着,

    鸭子坐,

    她的长发全散开,头垂着,

    子牛多么难过地窝身两手向后环抱着自己,其实,更想抱住的,是自己的脊背,那就要裂开的脊背……

    饶了我吧,

    饶了我吧。

    子牛痛哭地哑叫着,

    “子牛……”

    千岁和易翘此时确实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子牛的那份痛苦,再没有一丝一毫地保留,整个生命都在爱惜地念着她。“子牛!”他们多想打破这层模,哪怕粉身碎骨。但是,无能为力,无能为力啊,眼睁睁看着子牛独自在撕裂里乞求着,承受着……

    最后,

    还是给了她痛快的,

    这一刻,

    车厢里爆发一束金光,

    辉煌耀眼得千岁和易翘都不由自主抬起胳膊挡住它的炽烈,

    待他们再艰难缓缓睁开眼。看向……

    一眼亿年。

    他们或许不记得了,

    但是,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见到子牛大盛大美六翼之翅了!

    如果他们还记得上一世的两次亲见,

    一定能准确分清这三次所见不同,

    第一次,

    是金色,

    第二次,

    是银色,

    而这次,

    全然的透明。

    却依旧挥舞壮阔!

    透明六翼招展,

    子牛也慢慢一手撑着抬起了身,

    她向上望去,

    三人所在之地早已没有了“车厢的概念”,

    一个圈儿,

    仿若在浮动的天际里,

    她的六翼如一张透明的旗帜,昂扬扇动,展现着它们最傲美的一面,

    子牛抬手轻轻摸它们,

    刚才上一世碎裂的片段展现在她脑海里,

    但她还是看到了自己前两次展翅的模样,

    金色的,

    银色的,

    她快乐地飞向了月亮……却,后面又断了,没了印象……

    子牛此刻的神态叫千岁和易翘见了,该是如何的心疼加深恋,

    虽说上一世的记忆并未完全拼凑完整,可感觉是全都回来了,

    难怪他们对她再厌恶却总也切不断念想,

    原来,

    骨打断了,连着筋,

    筋绞断了,浸着血脉,

    血脉干了,还有深魂呀,

    如何断得了,

    他们生生世世属于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