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第1171章 番外:勾夫手记(236)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171章 番外:勾夫手记(236)

小说: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作者:涩涩爱

    “好。”景栾略一沉吟,便随着英子一起游向快艇。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了回头路,那便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即使是逃不过快艇上的易明远,他们也认了。

    这样,至少努力过,若是调头回去沙州岛,才是怂呢。

    英子不想怂,景栾更不想怂。

    母子两个滑动着海水,很快就到了快艇边沿上,手用力一搬,英子便借力跳上了快艇,然后手递给了景栾,“儿子,上来。”

    景栾点了点头,动作利落的跳了上去,母子两个湿淋淋的甩了甩身上的水,背对着他们的易明远仿如雕像般的站在那里,象是根本没感觉到他们的上来,可他分明就是冲着他们两个来的。

    也是这个背影让景栾直皱眉头,小家伙不懂易明远为什么那么反对妈妈和爹地的婚事了。

    “易先生,欢迎你搭乘我的快艇离开。”不等英子说话,简景栾礼貌而疏离的开口了。

    那声‘易先生’,终于让易明远缓缓转过了身,景栾这才发现易明远居然比上一次看见的时候苍老了许多。

    “小子,你叫我什么?”易明远灼灼的目光落在景栾的小脸上,定定的看着他,仿佛怕错过他的每一个表情似的。

    “易先生。”景栾甩了一甩头发上的海水,漫不经心的道:“易先生若想搭我的快艇,这一次免费,不过下一次就要收费了。”

    “你个臭小子,你敢跟老子收费?”易明远一步上前,一只手直奔景栾。

    “易先生,你做什么?”英子迎前一挡,便挡住了易明远,易明远什么手段她最清楚了,而儿子则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顽童,她必须要保护。

    易明远被迫的停站在那里,脸上的青筋直跳,“撒丽,你……你也这样叫我?”

    “在易先生把我拘禁起来的时候,我和你之间就再也没有师徒的情份了,只是,我陌英子还欠着你的养育之恩,等有机会,我一定还报你。”

    “没有了?好,没有就没有,我原本也不是你师父。”

    “那是……”

    “那是……”

    没想到英子和景栾居然异口同声,齐刷刷的问了过去。

    易明远皱眉的看看英子再看看景栾,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最终,他沉声道:“真要离开?”

    “是。”英子半丝犹豫都没有,现在是景栾和简非离在哪儿,她就想在哪儿。

    她的世界已经在易明远背叛她的时候彻底的崩塌了,改变了。

    一直以为最温馨美好的沙州岛再也不美好了。

    她恨易明远的残忍。

    若是不想她嫁给简非离,直接阻止就好了,动用手段把简非离弄成昏迷不醒就有些卑鄙了。

    “不行。”易明远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同时,一只手箭一样伸向英子,眼看着那只手就要落在英子的脖子上,英子倏然一退,一手牵着景栾的小手,一手快速摸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架在了脖子的大动脉上,眸色淡然,“或者让我和景栾离开或者我死,易先生,你养了我二十几年,这个选择交给你。”

    “你……你……”易明远的目光落在英子拿着的那把匕首上,阳光反射着刺眼的光线,让他微微眯起的眼睛一时神情复杂了,“我养了你二十几年,居然养了一个白眼狼。”

    “你养我,就是为了要剥夺我的幸福吗?那我宁愿从来也没有认识你。”此时算起来,她从小就认定了不结婚不嫁男人,根本就是易明远教育的结果,他说这个世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爱情,那些所谓的相爱不过是骗人的把戏。

    可是,有这样一个男人,他可以为了你不顾一切甚至不要命,那若不是真心爱她,他又何苦几次三番不要命呢?

    为了从左安谦手中抢下她,简非离宁愿挨了一枪。

    为了她他才去救的易明远,可易明远却要弄死他。

    所以,他的伤他的昏迷不醒全都是为了她。

    还有他对她的好,对景栾的好,那些她从前都以为简非离是假装的,但是走到今天,她已经彻底的感受到了他对她的爱。

    是他用他真诚的爱让她感受到了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爱情,原来一个男人真的可以对一个女人这样的好。

    易明远的唇微动了动,许久竟是说不出话来。

    “易先生,请你下去。”英子手握着匕首,目光紧逼易明远,她不退缩。

    “不行,不许走。”易明远说着,倏然冲向英子,就要夺下英子手里的匕首。

    英子手快的轻轻一压,顿时,脖子上流血了。

    好在不是大动脉,她轻轻一偏,只是划破了毛细血管。

    但是血依然流了出来。

    鲜红的血顿时染红了她白皙的肌肤,那颜色是那样的醒目那样的刺眼。

    “妈咪……”景栾惊叫,小手猛的一推易明远,“你走开,你不许伤害我妈咪,你是坏人,你害了我爹地,现在又来害我妈咪,我恨你。”

    小家伙真的急了,一时手劲特别大,易明远不妨景栾,还真的被小家伙推了一个趔趄。

    “景栾……”易明远的眸色越来越暗沉,先是看了一眼景栾,再扫向英子流着血的脖子,许久才又问了一句,“撒丽,一定要走?”

    “是的,易先生,非离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和四师兄,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算计他,居然要害死他,有这样以德报怨的吗?这就是你做人的准则吗?你能对非离这样,早晚有一天也能对我们沙州岛上的人也这样,易先生,你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怪物,我从此再也不认识你。”英子越说越激动,想起简非离为了她才亲自开的飞机去小城,然后为了她的安全,甚至没有带上她就单独行动了,计划的那样周全,原本可以安全的救出易明远和四师兄,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易明远的被劫全都是一场阴谋。

    是了,以易明远的本事还有四师兄的本事,若非他们自愿,江诚想要拿下他们,根本是难上加难。

    是她太傻了,居然就信了。

    也因此害了简非离至今昏迷不醒。

    是她错了,是她害了他。

    易明远再看了一眼英子脖子上还在流着的血,再看了一眼景栾,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好,我放你和景栾离开,这次,是师父做的不对,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儿,你和景栾都可以回来沙州岛,这里永远都是你们的家。”

    家?

    这个词只与亲情有关与温馨有关,易明远害了她的男人,这与亲情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她再也不会回来这里了。

    没有为简非离报仇就是她对不住了简非离,她如何还能在仇人的世界里安心生活呢。

    不会的。

    永远也不会的。

    “你走。”英子低吼,手上的匕首又压下了毫厘,血流得更快更多了。

    易明远闭了闭眼,一下子苍老的不成样子,身形悄退,当抵在快艇边缘时,这才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英子和景栾,“景栾,好好照顾你妈咪。”说完,他转身纵身一跳就落入了海中,留下层层的涟漪扩散开去,泛起层层感伤的味道,让英子怔怔的看着那个方向,许久都不曾回神。

    毕竟,易明远养了她二十几年。

    她很小的时候,就是易明远供养她吃供养她穿,没有易明远,在妈妈跳楼死去的时候,她也有可能一起死了。

    可以说,易明远待她亦师亦父。

    可是,不管有多少的养育之恩,易明远也不该害一个去救他的她的男人吧。

    景栾小心易易的开启了快艇,快艇驶离了沙州岛,越来越远,可英子却并没有回头。

    这一走,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回沙州岛了。

    快艇风驰电掣的驶离了沙州岛,英子始终没有回头,更没有看到易明远一身水的上了岸,然后静静的看着快艇越开越远,直到消失不见,他依然还站在那里没有离开的意思。

    快艇上,直到快要到岸边了,景栾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妈咪,你还有我,还有爹地,爹地会醒过来的。”英子虽然没说,可是小家伙知道她舍不得沙州岛,别说是英子了,就连他也舍不得。

    可他才在沙州岛上住了五年多,而英子住了二十几年。

    那二十几年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抹去的,小家伙有切身感触。

    英子这才回首,可是视野里除了茫茫大海,什么也没有了。

    那个小岛消失不见,从此,只在她的记忆里存在。

    英子走到了景栾的身边,蹲下身子,轻轻抱住了景栾,从儿子的身上她才能感受到亲情感受到那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是的,从有了景栾,她的世界观就在一点一点的改变,从之前的冷漠到现在的温情,所有,都是这个儿子改变了她。

    这个世上,最难割舍的就是亲情,她还记得她被易明远抱上沙州岛的时候,因着妈妈的死她日夜哭泣,不吃不喝。

    是易明远一点一点的哄好了她,让她对亲情有了依靠。

    可也是易明远,害了她如今深爱的男人。

    ps:欢迎加qq群:261699803,第一时间了解更新情况!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