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另一面 【正文卷】694 你变正常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正文卷】694 你变正常了

小说:他有另一面 作者:宝姑娘

    这可真令我感动。

    我不想再听下去,正要继续下楼,肚子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与之相伴的是一阵猛烈的宫缩。这种痛尚在我的忍受范围内,只是我没有力气再往楼下走去了,肚子碍事,也不能坐下来,便扶着栏杆先靠一靠,一边掏出手机,计时的同时给司机发个信息,要他安排人上来接我。

    做完这一切后,我感觉阵痛已经过去了,暂时能够缓一口气。于是我决定给韩夫人打个电话,请她帮我做些安排。但电话还未拨出去,身后便传来了妞妞的声音:“苏小姐?”

    我还没扭头,她已经跑到了我面前,手里拎着婚纱裙摆,她看了一眼便说:“哎呀,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我有点疼,”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想我可真是老了,这才是刚刚开始:“可能是要生了……”

    她忙说:“你不要动,我这就去叫我哥哥送你去医院!”

    “别……”我不叫繁音是因为他上次发疯险些摔死茵茵,但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阵痛便又袭来,我霎时便说不出话。

    这阵阵痛持续了与上次差不多的时间,似乎比刚刚更为强烈,我攥着栏杆,双腿发软。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没功夫回头,只感觉有人搂住了我的肩膀,打横把我抱了起来。还有妞妞的声音:“肯定是刚刚听到咱们说话被气到了……”

    “那你就闭嘴。”繁音的语气有点凶。

    妞妞便没说话了。

    很快便下了楼,运气很好的是,这里比较偏僻,基本没有惊动什么人。

    司机已经把车备好了,繁音把我放进了车里,自己作势就要进来,我连忙推他,“你不要来!”

    他没理我,作势就要去掰车门。

    我也不知哪来这么大一股力气,居然把车门给关上了。

    然后在繁音难以置信的表情中,命令司机:“快点去医院!”

    其实不用我说,司机也已经风驰电掣地狂飙起来。

    到医院时,阵痛的频率依然不算密集,我觉得自己尚能走动。

    汽车停稳后,我正要下车,车门忽然被拉开。我抬头一看顿时皱眉:“繁音,你怎么又……”该死,又开始痛了!

    繁音没说话,弯腰过来把我横着从车里抱了出来。

    我痛得浑身发软,也就暂时没顾上撵他。

    检查时,医生告知一切正常,宫口已经开了三公分,要我尽量不要躺着。

    这波阵痛过去后,我见繁音还在,便说:“你去忙吧。”

    他脱了折腾的皱巴巴的礼服外套,问:“那你打算自己呆在这儿?”

    “你爸爸等下就会来的。”繁老头肯定已经在路上了,我不至于没人管。

    他没吭声,伸手过来搂我的肩膀,作势想扶我下去。

    我又推他,板起脸道:“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忘了你上次发病摔茵茵了吗?”

    他动作停住,挑起眼睛看我:“傻瓜。”

    “……”

    “难道念念没告诉过你?”他绷着脸,但又似乎就要发笑似的。

    “告诉我什么?”

    他笑了:“我的病早就好了。”

    “……”

    “怎么这种表情?”

    “真好笑,”我说:“你可以出去了,我现在要生孩子,你没事不要再气我!”

    “我说真的!”他正色起来,“否则你以为我怎么会知道星星有病?”

    我不禁愣了一下:“那小甜甜……”

    我翻出那份诊断书时,的确是小甜甜在场,那段时间繁音并没有来过。

    “我装的。”他露出那种极为欠扁的自信笑容:“像么?”

    我呆住了。

    “我故意露了很多破绽,以为你会发现。”他笑道:“没想到你现在都没发现。”

    我的心一下子就被他这几句话说得乱糟糟的,却来不及想,因为阵痛又来了。这次的痛感更为强烈,我几乎感觉到自己的额头正在沁出汗水。

    繁音抱住了我,一边说:“疼就咬我吧。”

    我扭开脸,没搭理他的馊主意,尽量调整呼吸以适应痛感。

    等到阵痛稍微减轻时,繁音扶着我出去走走,我连忙趁机问他:“你真的好了?你没骗我吧?”

    “生完再说吧。”他问:“你饿么?”

    “现在吃会吐的。”

    “我是问你饿么?”他瞪我一眼,道:“现在有心思想那些?”

    “不饿,”我问:“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好了?”

    “骗你的!”他瞥我:“你能怎样?”

    “我……”我又开始疼了。

    繁音连忙抱住我,就近把我扶到了椅子上。

    也不知煎熬了多久,总算不痛了,我松了一口气,觉得浑身都没有了力气,繁音则用手在我的额头上擦着,一边说:“坚持一下,麻醉师马上就来了。”

    “打了也没用。”据说无痛分娩的麻醉方试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概率不痛,我就属于剩下那麻醉效果不太好的百分之十五:“还是会很痛……”

    “那剖了吧?”他问:“剖总不痛吧。”

    “术后会痛的。”

    “用止痛泵啊。”他凶我。

    “万一止痛泵也不起效那我会痛好几天的!”我瞪他。

    他不吭声了。

    接下来又是一波阵痛,我继续调整呼吸。

    一直到阵痛结束好一会儿了,我才发觉他一直没说话,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不知道我能做点什么。”他神情复杂:“你这么难受。”

    “你可以去结扎啊!”

    “现在去了没人管你。”他搂住了我的肩膀,说:“等你生完我就去。”

    我忍不住说:“生完我还不一定是死是活。”

    他笑了,抚着我的头发说:“等你生完,我告诉你个秘密。”

    “果然你说你病好了是骗我的吗?”我本能地只想到这个。

    “怎么可能,”他蹙眉道:“还在那鬼地方时,他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那鬼地方指得是精神病院。

    虽然阵痛又来了,但这个话题太令我感兴趣了,硬是攥紧拳头挺住,颤声问:“这么说是他们把你治好的?”

    他问:“你觉得可能么?”

    我哪有功夫回答?

    他自己回答:“自从去美国,他的出现频率就少了很多。我也慢慢地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

    我太痛了,这令他的声音显得很遥远。

    我想起在美国时,他曾告诉我,说他已经找到了令小甜甜不再出现的办法,我想问他这方法是什么,但我发不出声音。

    幸好他和我想到了一处,“那时候我发现,每当我想起以前的事时,他的‘能量’就会出现削弱。所以我强迫自己去回忆,不过,那时因为缺乏刺激,能回忆起的事并不多。”

    原来如此。

    痛得厉害时,他不再说了,安慰了我几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好在接下来麻醉师便来了,为我打了麻醉,现在还不到最痛的时候,因此接下来我舒服了好一会儿。

    我抓紧时间问:“那真正好起来是什么时候?”

    “是恢复记忆时候。”他说:“我没有去看医生,我猜可能是因为之前的一切都被打破重组了吧。”

    我问:“怎么不看医生呢?”

    “又没有医生能治好我的病。”他摸着我的额头,神态有些温柔:“不疼了?”

    宫缩来临时,我的肚子会表现得非常明显,他可以清楚地看到。

    “暂时不疼了。”我抓紧时间问:“那你全都想起来了吗?”

    “当然没有全都想起来,”他见我神色紧张,又笑了,“即便是你,也不可能把自己小时候的事记得一清二楚吧?只是之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丢了一部分时间,现在不再有那样的感觉了。”

    “那……”

    “好了,你知道我不会再发疯就够了,细节等你生完我再解释给你。”他擦着我脸上的汗,说:“睡一会儿吧,等下还要受苦。”

    “我怎么可能睡得着?”我催促道:“知道我要受苦就好好说话,况且生完我还不一定在不在。你快告诉我,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又为什么装成小甜甜?”

    “这……”他神情犹豫。

    “快说啊!”我急死了。

    “说了你可别生气。”他表情古怪:“我想等你自己发现。至于装成那样,是因为……我……我……”

    “你怎样啊?”

    “我不好意思直接去找你。”他避开我的眼神,别扭地说:“但总得去看看你。”

    我面无表情,他强调:“不准生气,生完了再来打我也行。”

    我说:“我真是败给你了。”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摊手道:“念念说她早就告诉过你了。”

    她是早就唠叨过几次,但……哎,繁音的病会痊愈,这简直匪夷所思,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他是在骗我。

    我没吭声,繁音大约是以为我生气了,神色有些慌:“我一直没有考虑好该如何告诉你,就让念念先去对你说,好试探你的态度。但她说你根本不相信。”

    “我不相信又不代表我喜欢你这样!”我生气了,“你是不是想等我生完孩子就分手,所以根本不告诉我这事?你变正常了,正好可以再婚娶个更好的,对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