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婢 第三百六十二章 重回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百六十二章 重回

小说:大明小婢 作者:沐非
第三百六十一章 雷击←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一片喧哗声中,有人不顾禁忌喊出了事情的真相,广晟也为之一惊,险些从树上暴露身形。

    ****

    永乐十九年四月初八庚子日夜晚,刚刚建造完毕的奉天、华盖、谨身三大殿被雷击中起火。这件事在民间曾经引起极大恐慌,甚至有不利于朱棣的流言蜚语,说他被上天降祸警示。

    相隔不到三年,居然旧事重演?!只怕更加要闹得沸沸扬扬人心浮动……

    广晟第二日正式进宫时,心中只觉得异样——天灾偶尔一次没什么奇怪,又来一次却是太不寻常了。

    果然,朱棣受了很大的刺激,原本因为砒霜下毒的鱼吕之乱,就气得有些嘴歪,此时听到这雷电着火的消息,更是眼睛肿得睁不开了,连话都说不清楚。

    广晟听他呜呜连声,心头也是百味陈杂——眼前这个九五之尊,叱咤风云几十年,铁腕帝王人人敬畏,曾经是拔擢他平步青云的人,也是将他最心爱的女人置之死地的元凶。

    自从八年前那件事以后,朱棣对广晟更是褒奖,而广晟心中却是存下了厚厚的隔膜,以及仇恨。

    也因此,他对朱棣被下药的事并没有太过热忱去查。

    广晟随即去看了受灾的华盖殿,那里倒是没有上次那么严重,但焦黑的屋脊却让宫人们窃窃私语,都在谈论鬼神之说。

    广晟爬上屋脊,没看出什么异样,正要下去,却发现一大堆鸟兽的粪便。

    他瞬间想起如郡当年驱使群鸟报信的事!

    难道又是同样的手法……!

    究竟是谁?!

    他急切想查到真相!

    ****

    三天后,当广晟循着线索,在南苑的莲池边找到那个宫女的时候,他本来是不抱太大希望的。

    宫女们说那个宫女傻愣愣的,年纪略微年长,却很是沉默寡言,平时身上的香味会引来鸟雀在掌心啄食。

    他潜藏在草丛里,盯着那个身影驾着小船,在莲池间徜徉,不时摘取池中的污泥水藻。

    清瘦的身材,乌黑长发挽成简单的圆髻,剩下一束在身后飞扬,略微显出三分俏皮。

    那身影,有点像记忆中的那个人……广晟暗笑自己已经疯魔,看到谁都觉得像她。

    一刻之后,那宫女不经意间转身,却让广晟看见了真容,顿时如遭电击——

    “如郡!!!!”

    他高喊一声,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她!

    这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中?

    回应他的是对方陌生而冷然的眼神,随后狠狠一击打在他胸前,毫无防备之下,他被震倒在地。

    伊人转身毫不留恋的跑了。

    广晟蜷缩着身子倒在地上,咳嗽着吐出嘴里血丝,只觉得不可思议——如郡竟然还活着?!

    他绝对没有认错!!

    可她为什么完全不认得自己?!!

    他爬起身来,不顾自己一身狼狈,正要追去,却听谨身殿那边传来一片铺天盖地的哭号声——

    “不好啦,万岁龙驭宾天了!”

    什么?!!

    他惊得浑身僵硬,一时愣住了。

    ****

    朱棣驾崩于永乐二十二年八月十二,庙号为太宗(注:嘉靖十七年才改为成祖)。顺理成章的,太子朱高炽继承了皇位,目前仍是永乐二十二年,要等来年才能改元。

    年号未改,人事却是迅速的更迭。广晟很快发现自己被加了太子少师这种虚衔,朝中沸沸扬扬皇帝要任命新的锦衣卫指挥使,他即将下台。

    “听说爱卿跟我的皇弟书信往来密切,很是投缘……”

    一次朝会时,朱高炽竟然当众这么说。

    于是沈某人即将失势,甚至被逮捕处决的传言甚嚣尘上。

    广晟对这些却是充耳不闻,一心一意在宫里跟某人玩起来捉迷藏。

    她扮作浣衣局的粗使宫女,他便从五色布帛上滑下,笑吟吟的出现在她面前;她易容扮作掌茶的嬷嬷,他突然冒出来把茶喝得精光;甚至她扮作小宦官,他竟然轻佻的捏她下巴言语调戏——当然,结果是被她狠踹出去一丈远。

    “你到底要做什么?!既然知道我是白莲教的人,为什么不把我抓起来?!”

    她怒目瞪着他,近乎崩溃的低喊。

    他嬉皮笑脸的爬起来,不怕死的继续凑近,“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完全不信!”

    “正好,我也不信。”

    他捡起她的绣帕,用衣袍兜了递给她,“上面的迷药毒性太弱了。”

    面对她惊奇睁圆的杏眸,他低声凑近耳畔,道:“你相信吗,我们是三生三世的情缘……”

    暧昧的气息戛然而止,他的脸因为剧痛而微微抽搐——她手中研磨茶叶的石头落地,正好砸在他脚趾上。

    “如郡,你真的比以前凶悍得多……”

    他扁嘴控诉委屈,原本很娘很恶心的表情,出现在他身上,却因为那份绝美容颜而显得情真意切——

    “如郡,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吗?”

    她有片刻的怔仲,随即眼中浮现了警惕光芒,匆匆跑走了。

    广晟凝视着她的背影出神,一心想着要怎么恢复她的记忆,因此没有发觉,两人的身后树荫下,一道红衣华贵的身影在微微颤抖——

    红笺满心惊恐渐渐变为怨毒:那个女人,她、她竟然没有死!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如郡,居然还活着!

    她狠狠用力,折断了鲜红的蔻丹指甲。

    ****

    十二一路疾奔,及时来到接头的地点,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终于松了一口气。

    “赛儿,你来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妙龄女子二十多岁,白衣缟素,却戴着新寡的首饰头面。

    “我是扮作哭灵的朝廷命妇潜进来的。”

    唐赛儿微微一笑,“刚好那女人死了丈夫,我也是新做了寡妇,连发式都不用换。”

    虽然是笑着调侃,声调却是难言的悲伤和隐痛。

    命运永远是奇妙难言,她出身在信仰白莲教的家中,从小就被选圣女,被传授各种法术,聪明伶俐无人能比,却在北丘卫尝到败绩,正是眼前这个唤作“十二娘子”的女子所为。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