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渣化之路 第七十三碗汤(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三碗汤(二)

小说:女主渣化之路 作者:哀蓝

    因为头天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早上洗漱时照镜子清欢觉得自己的黑眼圈重的像大熊猫。她挠了挠头发,环顾了下这个小房间。房间小洗手间更小,但她爱干净又会收拾,就算是小屋子也看起来非常温馨。

    这是她的家。

    绝不能让钟朗再进入自己的生活。她不敢赌钟朗是无意间出现还是别的什么,她也不想再跟这人有什么牵扯,所以昨晚噩梦醒后她就决定辞职了。

    虽然很舍不得这里,可她必须离开,远远地躲开一切有可能与钟朗再次纠缠的命运。家还会再有的,可命只有一次,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她只会死掉。她重生的这几年省吃俭用也存了快十万块钱,完全可以到另外一个城市重新开始。有些麻烦,但比起做钟朗的女人,这简直就是天堂。

    早餐也没什么心情吃,清欢化了个淡妆以掩饰憔悴之色,拿了包下楼,结果刚出小区门口就听见有人按车喇叭。她不习惯多管闲事,没有多加理会,可喇叭声却越来越大,于是她回头去看——霎时间脸色惨白。

    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迈出穿着西裤的长腿来,钟朗英俊的面容带着温柔的笑容,出现在清欢面前。

    她立刻浑身发抖,怕的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人一步步向她走近,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她灵魂最脆弱的地方,一步一刀,剧痛无比。可她也不敢逃,只能紧紧地抓着手里的包带,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里闪烁着水汽。

    极美,也极柔弱。

    即使她穿的是非常非常普通的衣服,戴着一副能把小脸遮住大半的黑框眼镜,但这仍然无损于她动人的美貌。钟朗险些抑制不住那股想要将她压在身下蹂|躏的冲动,他的眼睛里露出清欢熟悉的掠夺的光,这让她心惊肉跳,不觉随着钟朗的靠近往后退。可退了两步她就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太刻意,于是按捺住想逃的冲动,还故作平静地跟人打招呼:“……钟、钟先生,好巧,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可惜钟朗不是那种要脸的人,他毫不隐瞒地表现出他对清欢的兴趣,只不过和前世相比,这一次的兴趣戴上了温和绅士的面具。“不是巧,我是因为想见你,所以才会在这里。”

    “……”清欢顿时不知该怎么回话了,经历过那样绝望的前世,她生命里所有的火花都变得寂寞而暗淡,再也找不到任何希望。连带着似乎大脑都迟钝了许多,没有勇气没有未来,除了逃跑什么都不知道。

    “啊,这么说可能有些唐突了。”钟朗轻笑,递过一个印着早餐字样的纸袋子。“你应该没有吃早餐吧?”

    他给的食物,她根本不敢吃。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催情的东西或者是……毒|品。清欢视钟朗如洪水猛兽,咬着唇瓣往后退了一步,摇头说:“不用了我吃过了。”

    可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捏住,被迫张开来,钟朗凑近了轻轻一闻,面上还是带笑的,眼睛却冰冷无比:“只有薄荷的味道,还是吃我送的吧。”

    她想挣扎,轻轻松松就被钟朗扭住手腕抱了起来,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就好像她天生属于他。清欢吓坏了,想要叫救命,可是被那双黑眸一看,顿时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念头——恐惧深刻入骨,无法改变。

    钟朗把她抱进车里,然后当着清欢的面上了中控锁,早餐递到她面前:“吃。”

    一个命令一个动作,清欢想,她早该知道钟朗不是好对付的人,昨天晚上她竟然还愚蠢的浪费了一夜的时间考虑要不要离开,她应该相完亲就走的!

    可现在她只能接过早餐袋子,里面是滚烫的八宝粥跟包子,清欢拿起一颗包子咬了一口,她食不知味,即使这包子是五星大厨做的也尝不出什么味道来。但是……包子在嘴里嚼了两下,不敢咽下。

    她真的不敢咽。前世之所以会沾上毒,就是因为这些普通的日常食物,她不疑有他,直到因为反抗毒|瘾发作,才知道自己变成了怎样的一个人。这一世她的人生才开始不久,她安稳的日子还没有过够,她不想再丧失尊严匍匐在钟朗脚下,真的去做一个女奴。

    她想要……

    “怎么不吃?”然而男人的声音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轻柔动人,又暗淬毒汁。

    “求求你……”她嘴里的包子没有咽下去,可怜巴巴地看着钟朗,诉说着自己的祈求。“我不想吃……我不想……”

    “哭什么呢?”冰凉的指腹抹去她眼角的泪,钟朗的表情简直称得上是柔情万千的:“只是吃个早餐而已,为什么不吃?”

    为什么不吃?

    为什么?

    清欢摇着头,她抓住钟朗覆在自己面颊上的手,只觉得恐惧入骨,她怕死了这个男人,根本不想再见到他。被他抚摸的时候再也没有甜蜜的感觉,就好像被残酷的野兽舔舐着身体,濒临死亡之前的挣扎而已,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去。“……我怕……”

    “有什么好怕的?”

    他的表情那样好整以暇,乌黑的眸子里倒映出的是清欢的身影,她曾经那样的爱过他,可此刻爱没有了,只有无尽的恐慌与挣扎。清欢知道他是故意的,钟朗最喜欢在她不听话的时候折腾她,也许……他早就知道了,否则怎么解释他出现在这个小城市的理由呢?这一世她很快就离开了首都,连那部让自己一举成名的电影都没有拍,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让钟朗认识她!

    那就只剩下了一个可能性,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重生了。

    这个想法让清欢浑身发凉,钟朗亲吻着她颤抖的面颊,“怎么了小乖,不认得我了么?”

    她想去推他,没了力气,只有无尽的黑暗与绝望扑面而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仍然是他的。

    “不……”

    “要听话。”钟朗亲亲她,眼睛里闪烁着清欢看不懂的光。“这样我才不会生气。”

    “不要……”她小声啜泣着,“我不要……”

    “不要什么?”

    “不要你……”一边说一边推搡着他,似乎他是魔鬼。

    他的确是魔鬼,无情无义冷血残酷的魔鬼,他想要的就一定要抓在手中,一切表现出来的美好都是幻象。“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不要我。”

    清欢听了,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可她不想死,她想活下去,生命是这样宝贵,她怎么能这样糟践自己?“不……”

    “乖乖,来我亲亲就好了。”

    钟朗用冰冷的薄唇亲吻清欢掺杂着泪水的小嘴,火热又强势,这么清甜这么可爱,他曾经紧紧抓在手中的,后来失去了。然后他的生命缺失了一大半,就算再多的权势金钱都无法弥补。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重要,但那意味着么,钟朗没有想过——他习惯了唯我独尊,所以他的挽回也是如此简单。

    你喜欢温柔的我,那就给你温柔的我。

    但那并不是真的呀,他永远都不会懂。

    “你会爱我的,小乖。”钟朗捧着她的脸,“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以后都会做个很温柔的人,好不好?”

    清欢摇头,她只能摇头。“不……”

    “不许拒绝我。”语气变得冷硬了些,随即又缓和下来。“乖,我们重新来过,你还记得吗?你以前很爱我的。”

    有点像个急于和好的孩子,但哪个孩子有他这样不讲理?

    可是清欢的爱已经没有了呀,她深深地被前世的痛苦缠绕着,不管是屈辱的爱情还是屈辱的死法。死过一次清欢才明白,对钟朗这样的人来说,她卑微的如同蝼蚁,得不到任何尊重——她只能依附。

    钟朗捧着这娇嫩的面颊,少女的皮肤细腻的如同凝脂,他喜欢她的每一处,于是忍不住覆上轻吻。真要说尊重他仍然不懂,他只是无法忍受失去的疼,所以失而复得的时候,只想要好好保护。

    她太脆弱了,即使在他的羽翼下,也仍然脆弱的一触就破。所以他需要小心、再小心。

    清欢不敢说我不爱你了,她无法预测听到这句话的钟朗会做出什么事来,即使此刻的他看起来很正常,但喜怒无常正是钟朗的性格特征。在亲吻中她微微瑟缩了一下,然后说:“我、我要去上班了……”

    “先吃早餐。”

    “不……”她怕的哭出来。“我不吃……”

    钟朗拿起一颗温热的包子,自己咬了一口吞下肚,才递到清欢面前。她看着被他咬过的包子,有些事情不说也心照不宣。她不敢再拒绝了,这已经是她记忆中钟朗难得的让步。他不喜欢别人质疑他,尤其是她。

    她试探着咬了一小口,留下可爱的牙印子,却仍是食不知味。钟朗见她这样听话,眼里的戾色才稍稍退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