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五小姐 第623章 与你携手,傲视天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23章 与你携手,傲视天下

小说:最强五小姐 作者:花轻舞
第622章 撮合白月和飘流云←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白月费力的把飘流云扶到床上,她抹了抹额头上的薄汗,然后看着床上的男人发呆。

    她只喝了一杯酒,本该是无比清醒的,然而此刻眼前却有些迷离。

    他,依旧是那么让人着迷,而且睡着的他比醒着的时候更容易接近,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放任自己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看他。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他知道她喜欢他吗?小舞开他们玩笑的时候,他是和她一样紧张又激动,还是觉得反感呢?

    这些年,他们一起吃饭,也会一起外出冒险,可他们的话总是很少,少到……她以为他是厌恶他的。

    抿了抿唇,白月忽然伸出手,微凉的指尖触碰到他滚烫的面颊,又触电似得弹回手,她惊道:“我在做什么?”

    白月起身想走,可才走了两步就又顿在原地,很难看到他这样毫不设防的模样,她想……

    慢慢的靠近床边,白月的目光停留在飘流云那对和女人一样红润的双唇之上。

    “亲啊!”

    “哎呀,急死我了。”

    “就是,要么就亲上去,要么就赶紧站起来,看的我眼睛都累了。”

    眼看白月弯着腰半天,却迟迟没有亲上去,云朵、云若溪和凤阡陌三人都急了,忍不住大呼一声。

    万幸是凤夜舞有先见之明,在她们周围设了高级隔音结界,否则肯定露出行踪。

    “舞儿,怎么办?”凤婉婉忽然问,她真是替白月着急。

    凤夜舞露出高深莫测的笑,斜着凤婉婉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帮她喽。”

    说着,她猛的掌心朝上,两颗白色药丸悬浮其上,她凝聚两道幻气,之后突的一挥腕,一道甩向飘流云,一道甩向白月。

    “大美妞,你这给他们吃什么了?还不是合欢丹吧?”云朵好奇的问。

    凤夜舞笑而不语,凤阡陌立刻明白什么,也学着凤夜舞高深一笑,“看看不就知道了?”

    寝殿里,那两颗丹药在凤夜舞的幻气催动下,准确无误的飞入飘流云和白月的口中,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床上的飘流云猛然坐起身,而白月却身子一软倒在床榻上。

    “白……”飘流云愣愣的看着白月,有片刻的恍惚。

    他记得他和黒崖以及紫宸拼酒,已经醉得意识不清,为什么现在这么清醒?

    还有,白月为什么会在这?

    “热……”白月闭着双眸,一边无意识的喊着热,一边双手不停的撕扯着衣服,那勾人的模样看得人心痒难耐。

    飘流云顿时感觉心口一荡,一种陌生的渴望正在疯狂的叫嚣,他咬牙喝道:“尊主!”

    白月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她一向害羞清纯,就算对他有情,也绝不会使出这样的手段来勾引她,那她此番模样必定是因为受了丹药控制。

    这里是幽冥殿,能有胆、有本事在他面前给他们下药的,除了凤夜舞还能有谁?

    凤夜舞被飘流云那么一喊,当即讶异的挑了挑眉,没想到飘流云这么快就识破是她在算计白月。

    笑了笑,她刻意大声道:“三少,白月师姐中的可是最强的五品合欢丹,一个时辰内,若是没人帮她,她可是会死的哦。

    三少,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白月师姐喜欢你,这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应该知道的吧?

    我看的出来,你对白月师姐有情,那你又何必遮遮掩掩呢?你既然迟迟不肯挑破这层窗户纸,而白月师姐又是个女孩子,羞于开口,那我就帮帮你们。

    你干脆趁着这次的机会,把你们的夫妻关系落实了,明日我就替你们操办婚礼,你们只当是提前一天入洞房了,如何?”

    飘流云恨得直咬牙,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却没想到她竟然给他和白月下药!

    她从来不说谎话,现在白月身中“毒丹”,他若是不救她,她真的会死的。

    他对白月有情不假,只是不确定白月的想法。他是个骄傲的人,他害怕会被她拒绝,所以才一直没有开口。

    但既然尊主说了,白月对他有情,那他就不客气了。

    白月,她要了!

    “既然尊主如此盛情,那飘某也不好驳了尊主的面子,这就‘舍身’救她,只望尊主莫要偷看。”飘流云咬牙,边说,边宽衣解带。

    听到这句话,凤夜舞顿时哈哈大笑,“放心吧,我没有偷看人家洞房的癖好,怕辣眼睛,这就走了。”

    凤夜舞是雷厉风行的人,说完立刻撤了隔音结界,带着几个好事儿的女人回到玫瑰园。

    凤阡陌很不高兴就这么撤退,撇撇嘴道:“这就不看了啊?正是精彩的时候呢。”

    凤夜舞白她,故意揶揄道:“当初你和紫宸中了合欢香的时候,我可是什么都没看。”

    “咳咳……”提及自己当初,凤阡陌俏脸一红,咳嗽两声便道:“说正事吧,你不是说要给他们筹备婚礼吗?一夜的时间哪来得及啊?”

    “时间是赶了些,不过咱们人多。”

    现在的星野世界,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八大势力,都是凤夜舞的人,她一声令下,几乎是世界响应。

    当天晚上,凤夜舞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带着人筹备一切婚礼该用的东西,布置婚房、修改嫁衣,整理凤冠,筹备酒菜……第二日天色尚早,所有的一切便已经都筹备齐全。

    来到飘流云的房门外,凤夜舞咳嗽两声,用灵音道:“三少?”

    没有回应。

    “三少?”凤夜舞翻白眼,天都快亮了,这人该不会还在……那也太猛了吧?

    这时候,房间里终于有了动静。

    飘流云披散着长发,有些恼怒的开了门,语气不善的问:“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凤夜舞可以肯定三点:第一,这男人果然是美,尤其是不束发的时候;

    第二,他绝对有起床气,否则不会口气这么差;

    第三,这两人昨晚肯定不只一次,否则绝对不可能她叫了两声他才应声。

    偷偷往屋里瞄了一眼,见飘流云眯起冰眸,脸色明显冷了三分,凤夜舞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新娘我要带走,三少也抓紧时间准备吧,两个时辰后拜堂成亲。”

    因为她这句话,飘流云顿时困意全消,他愕然问:“真要成亲?”

    凤夜舞闻言,俏脸当即一寒,冷冷的问:“怎么,吃都吃了,还想不负责?”

    “尊主胡说什么?”漂流云皱眉,漠然道:“这件事尚未和月儿说,而且飘某还未去白月宫提亲,这就成亲,是否太过草率?”

    凤夜舞笑,“放心,白瑞那里我已经打过招呼,他很乐见你们早些把婚事办了。哦对,三少,月儿是谁?果然关系亲密了,连称呼都变了哈。”

    说完,她哈哈大笑,看着飘流云涨红了一张俊脸,心情舒畅的把他推进房,“快给你家月儿穿好衣服,免得走光。”

    啪!

    房门被人重重关上。

    凤夜舞耸耸肩,看到云朵和二姐以及云若溪那小丫头已经准备好凤冠霞帔,她故意扬高嗓音:“稍等一会儿啊,月儿正在穿衣服呢。”

    “哦?原来之前没穿衣服啊?哈哈哈……”

    几个女人娇笑连连,越来越觉得,昨晚那两颗丹药,简直就是月老的红线,竟然就这么把两个人绑在了一起。

    凤夜舞想给白月一个惊喜,所以给她用了催眠丹,之后亲自给白月上妆。

    她是杀手,免不了会出入一些声色场所,自然也会化妆,而且白月唇红齿白,天生丽质,所以她三两下就将白月的妆化好。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直到拜堂的一刹那,凤夜舞才唤醒了白月,在她耳边小声说:“白月师姐,醒醒,要拜堂了。”

    白月还有些懵,刚想问问是谁和谁拜堂,可感觉自己此刻凤冠霞帔,完全就是新娘,她顿时一愕:“是我?!和谁?”

    “当然是三少了,你昨晚可是把人家给睡了哦,你……”

    凤夜舞的话还没说完就蓦地住口,腹部的阵痛让她皱了下眉头。

    见所有人都以目光询问她怎么了,她平静的说道:“对不住了三少,还有白月师姐,你们继续拜堂,我得先去生个孩子。”

    众人愕然,哪个女人能做到她这般,都要临盆了,她却如此淡定的说句“先去生个孩子”?

    只是,她可以镇定自若,却有人完全慌了心神。

    一道紫影蓦地闪到凤夜舞身边,下一秒已将她打横抱起,黒崖大吼:“翼儿,去找产婆,你娘要生了!”

    那边婚礼继续进行,而凤夜舞这边,已经乱成了一团。

    寝殿外面,凤潇潇满脸担忧,黑爵负手而立,本就线条分明的五官更是绷得紧紧的,再看凤博言,不停的来回踱步。

    不怪他们如此担心,实在是女人生孩子是大事,可房间里却安静的出奇,这实在太诡异了。

    凤博言担心自己的外孙女,急生问道:“瑶瑶,这丫头都进去半个时辰了,怎么一直没动静?当初你娘生你的时候,动静可大多了啊,你快进去看看。”

    “父亲别着急,舞儿不会有事的,而且有崖儿陪着呢。”凤潇潇嘴上这么劝说,可脸色却比刚才更要着急。

    她本想进去照顾女儿,怎奈崖儿这孩子非要他在跟前,为了避免尴尬,她也只能在外面等候,只希望女儿没事啊。

    凤夜舞此刻满头大汗,双手死死的抓着黒崖,她咬牙道:“这小家伙可真顽固,竟然还不出来!”

    “舞儿莫急,慢慢来,疼了就喊!”黒崖柔声劝道,她这么一直咬着嘴唇他看着都心疼。

    凤夜舞也想慢慢来,可都过半个时辰了,怎么就生不出来呢?

    想她一向雷厉风行,做事不拖泥带水,生翼儿和妹儿的时候都只用了十几分钟,为何偏偏这个孩子如此费劲?

    卯足了力气,凤夜舞忍不住大吼一声:“凝儿,给我出来!”

    凝儿是凤夜舞给孩子取的名字,有了妹儿的前车之鉴,凤夜舞提前五个月便已替孩子取了名字。

    她坚信自己怀的是个女儿,所以取名凝儿。

    也许是凝儿感应到她的呼唤,伴随着她的喊声,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也随之响起:“哇……哇……”

    “五小姐,神尊,生了,生了!”

    产婆高兴的大喊,说话间,便将刚出生的婴儿抱给黒崖。

    黒崖接过孩子,随后激动的大笑:“哈哈哈,娘子,我们的凝儿终于……”

    话说到一半,黒崖猛的一顿,随后震惊的道:“这……”

    凤夜舞也着急看看凝儿是个什么模样,看到他脸色突变,不禁心头“咯噔”一下,沉声问:“凝儿怎么了?”

    黒崖把还带着血迹的孩子抱到她跟前,指了指孩子的小腹,僵硬的说:“凝儿竟……竟然是个带把的。”

    “……”凤夜舞也没想到生的竟然是个儿子。

    “凝儿”是她给女儿起的名字,而且这几个月,他们每每提到腹中的孩子,都会“凝儿长”、“凝儿短”,可如今却是个男孩,这还怎么叫凝儿?

    就在这时候,两个调皮的小家伙先后跑进来,两人一起拽着黒崖的衣摆,着急的喊道:“爹爹,让我看看凝儿。”

    “妹儿也要看凝儿。”

    黒崖摇头失笑,“你们两个小捣蛋,凝儿刚出生还没有清洗,待会再看。”

    “不嘛,我要先看凝儿。”

    两个孩子一起嚷嚷着要看凝儿,黒崖无奈,只好弯下身子把怀里的小娃娃给两个孩子看看。

    一瞧是个浑身是血的小家伙,妹儿顿时撇嘴:“好脏哦。”

    黑翼“切”了一声,小大人似得说:“你刚生出来的时候比凝儿还脏呢。”

    “不可能!妹儿很干净!”妹儿遗传了凤夜舞的假洁癖和黒崖的真洁癖,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有人说她脏。

    眼看两个小家伙就要打起来,凤夜舞无奈的说:“翼儿,妹儿,去告诉萧婆婆,说娘亲已经生下凝儿,母子平安。”

    “是!”

    翼儿和妹儿同时跑出去,凤夜舞才从黒崖怀里接过凝儿,看着儿子可爱的小脸,她轻轻亲了一口,无奈道:“看来不叫凝儿还不行了。”

    黒崖笑,“叫凝儿也不错。”

    “嗯,就叫凝儿吧。”凤夜舞说着,把手腕上的碧血环戴在了凝儿手腕上。

    看着碧血环自动收缩成适合凝儿的大小,她说:“血魅,九凤,以后凝儿便交给你们了。”

    “殿下放心。”

    凤夜舞满意的笑了笑,感觉有些疲惫,她把凝儿交给产婆,然后靠在黒崖怀里。

    黒崖问:“舞儿为何坚信凝儿是最合适的人选?”

    “直觉。”

    翼儿和妹儿出生的时候,她都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而且她用了时间力量,未来还会出现强大的敌人,能保护好星野世界的人,必定是凝儿。

    黒崖闻言,忍不住笑道:“也好。一切都交给凝儿,为夫也好与舞儿一同携手傲视天下!”

    全文完!

    亲们,五小姐到这章就彻底结束了,感谢大家一年半的时间以来,一直支持五小姐,没有你们,就没有五小姐,真心感谢大家。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