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相 第八十九章 嫁否?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十九章 嫁否?

小说:第一女相 作者:苏千笑
第八十八章 南离太子←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轰”的一声,正好锦曳那边破了妖镜的幻阵,二人两败俱伤。

    在一片轰隆之声下,场地因为南离太子的到来而略显静谧。

    池君夜这边的人立即严阵以待。

    谁都知道,池君夜这边本就已是强弩之末,如今又是两大主将身受重伤,更是无人带领。

    而反观卿鎏相这边,不仅人多,且个个都不简单。

    光是紫枫带来的那些士兵,就已经够他们喝一壶了。

    南离太子……

    卿鎏相呆了呆,随后目光看向紫枫,“你……就是南离太子?”

    紫枫抿着唇笑了笑,点点头,“对呀,姐姐。”

    “那当初在越城?”

    “当初在越城,殿下是遭受奸臣所害,兴得当时少主你相救,否则……”紫枫未曾言语,一旁的玉衡开口替她解开疑惑。

    “所以,你是装傻了?”

    没有人回答,一瞬间的沉默。

    紫枫笑了,“姐姐,这些事情,日后我与你慢慢说罢,现在……”他的目光看向前方的池君夜等人。

    卿鎏相也反应过来,此刻自己的救兵来到,大可不必一拼。

    脸色冷下来,目光也微微泛着冷意。

    “姐姐,我现在就替你除了这个祸害!”紫枫说着,招人上前。

    “慢着!”卿鎏相却突然开口。

    所有人都不解的看向她。

    “留着他的命。”卿鎏相收回目光,转身离开,话音却淡淡的飘来,“来日,我与他之间的恩怨,我要在战场上,一一斩断!”

    这是最后的告别,日后相见,他们就真的只是仇人了。、

    池君夜,保重!

    她如此决绝的话,痛的又何止是她一个人的心?

    当池君夜将这些话一字一句的听进耳中的时候,却尤觉得这些话,比令他受伤来的更痛。

    阿卿,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心狠的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可唯独,我宁愿以所有去换取,只为她的一片安宁。

    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你如此狠心决意的转身。

    看着卿鎏相远去的身影,他的心就如同放在冰火之间。

    “殿下!”身后突然响起苏欲绝的声音,妖镜闻言,转头看去,“你怎么才过来!”

    苏欲绝上前,微微拧眉看向前方渐渐消逝的背影。

    “为何放了他们?”

    妖镜一听,冷哼一声,“放了他们?是他们放了我们!你可知道,这一次,我们差点就成了刀下冤魂了!”

    苏欲绝转头,微微讶异,“殿下?”

    池君夜顿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他一眼,“回来了?回来了,就走吧。”

    “殿下。”苏欲绝叫住他。

    “恩?”

    “我有一事禀报。”

    “何事?”

    “来人!”苏欲绝脸色沉重的唤了一声,紧接着,就看见有人抬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子上来了。

    妖镜一见,不由登住眼睛,“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

    被抬上来的人,可不就是为救苏欲绝而受伤的池玉烟!

    池君夜也抬头,满脸疑惑的看着他。

    “殿下,其实……北辰无香,就是四公主池玉烟……”

    “你在开玩笑吧?”不提池君夜反应如何,一旁的妖镜已经目瞪口呆。

    苏欲绝看了两人一眼,紧接着便把北辰冥告诉他的一切全都说了。

    那日救下池玉烟,以及后来让池玉烟拌作北辰无香,还将她的记忆消除。以及,她在大殿之上,为了保护他而被北辰冥的箭所伤而致死,北辰冥也因此才放过他们一马。

    话落,久久的沉默。

    池君夜面沉如水,眼眸深沉,一双手却是紧紧的握住。

    “北辰冥……”咬牙切齿。

    “殿下,如今我们?”

    “立刻回琉璃!”

    事到如今,只能回琉璃去了,谁知道北辰冥会不会突然反悔而前来作恶?

    所有人立即撤退。

    却在边界地段,遭受到了来自北辰的攻击。

    他们所带去的人马死伤惨重,三人也不同程度的受伤,尤其是池君夜和妖镜二人。

    而对方的理由,则是因为发现他们琉璃军入侵北辰,破坏了和平条约。

    池君夜几人回到琉璃皇宫当日,将所有事情全都禀报。

    东帝大怒,“好个北辰冥!不仅掳去我的宝贝女儿,还帮助我琉璃叛徒逃跑!”

    “来人!立刻整顿军队,攻打北辰!”

    “父皇!”

    “皇上!”

    池君夜等人闻言脸色一变,“请三思!”

    “如今正值动乱时期,贸然出兵,怕是给了他人可趁之机,莫要因小失大父皇!”池君夜忍不住提醒道。

    事到如今,东帝对池君夜的信任和疼爱也已经不再隐瞒,早在不久前,就已找了太子意图谋反的事情将太子废了,现如今重用池君夜,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大家心里都有个数了。

    “想我泱泱琉璃大国,难不成,还要忍受如此大辱不成!”

    虽东帝也听取一些池君夜的意见,可到底是心头怒意难平,加上他本就有攻打北辰的打算,如今一来,倒是给了他一个更合适的借口!

    池君夜见他执意如此,默了默,突然上前,“若父皇执意如此,那儿臣,愿领兵前往,为我琉璃人民效力!”

    一旁的苏欲绝见状,也跟着上前一步,拱手道,“微臣附议!”

    妖镜虽未说话,可态度是很明显的。

    其他大臣见状,都上前,“臣附议!”

    “臣附议!”

    如此情况,东帝自是满意。

    颔首带笑,“如此,那朕便封你镇北大元帅,苏将军为镇北大将军,妖军师随从而行!”

    “儿臣(微臣、草民)领旨!”

    将军府,书房。

    深夜,灯油如豆,橘黄色的火焰微微跳动,映照在人的眼眸之中,添加了几分神采。

    连日来的赶路和对抗以及这几日和朝中众臣商量事务,已让三人疲惫不堪。

    每个人脸上都带有几丝疲惫。

    苏欲绝微微皱眉,“如今,卿鎏相只怕是早已准备好攻打琉璃了,若是我们此刻前去攻打北辰,岂不是正好给了他们可趁之机?”

    妖镜闻言,不由啧啧有声,“俗话说得好,最毒不过妇人心,如今看来,可是一分没有假的,当初卿卿多好的一个人呀?这现在,说翻脸,就翻脸了,唉!”

    “别说了。”池君夜揉了揉眉宇,“此事,你们不必担心,我自由分寸。”

    苏欲绝和妖镜听罢,不由对视一眼,接着转过头去。

    既然池君夜这么说了,那他们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池君夜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罢了,你们先去休息罢,过几日就要开战了,总该要养精蓄锐才好。”

    其他两人都明白,三人身受重伤,能不能在开战之前养好都是个问题,若是到时候身有不遂,岂不是就已落败下风了?

    也不在坚持,齐齐告辞离去。

    等人走后,池君夜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空,脸上神情微微迷惘。

    阿卿,此刻的你,是否也和我一样?在纠结,纠结我们日后的对峙……

    如果可以,真希望时光永远不要在走了,就这样停在这一刻,至少知道彼此都是好好的。

    南里皇宫,太子东宫内。

    一行人围成一团。

    桃夭给几人斟茶,锦曳站在卿鎏相身旁。

    玉衡坐在卿鎏相右侧,对面是南离太子,紫枫,他的真正名字,叫南盛离。

    左侧是锦绣楼的老板,名唤无尽,也是卿鎏相的臂膀之一。

    如今知道,原来自己的老板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琉璃第一丞相,无尽心头千百滋味。

    尤其是当卿鎏相的一切秘密随之掀开,他对卿鎏相不仅没有反抗的心思,反而更加敬佩了。

    如今卿鎏相复仇在即,锦绣楼是卿鎏相在江湖一大秘密据点,自然是第一时间支援。

    默了一瞬,玉衡拿着羽扇敲了敲桌面,发出“咚咚”的声响,卿鎏相看了他一眼。

    玉衡幽幽道,“如今大战一触即发,据探子回报,琉璃不日将要大举出兵讨伐北辰,而北辰因为少主之前的事情,已经提前整顿好了兵力,所以应对应是无妨。”

    “所以……”南盛离微微一笑,紫眸泛着奇异的光彩,“这个时候,就是我们大举进攻琉璃的最好时机。”

    看向卿鎏相,“姐姐,你觉得呢?”

    卿鎏相正在思考问题,听罢这个称呼,微微一顿。

    以前是因为把南盛离当成一个小孩子和普通人看待,叫她姐姐倒是无妨,如今却是……

    不过她不是那种拘于小节之人,微微一顿,便凝着眉头摇头道,“不妥。”

    “哦?”另外几人齐齐开口,“这是为何?”

    锦曳桃夭也看向她。

    卿鎏相道,“以我对池君夜的了解,他不可能是如此粗心大意之人,别说他不是,东帝更不是,如此大的一个纰漏,他们是不会如此放任的,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计谋。”

    可是,能有什么计谋呢?

    如今北辰、南离以及她的这一方势力凝结,兵力是琉璃的两倍,南离皇上已经修书给了另外两国北离和南辰传去了联盟书,若是等他们同意,这次讨伐琉璃,是必赢无比。

    如果琉璃想要赢得这场比赛,除非是……

    脑子里蓦地想到一个可能,卿鎏相想了想,却又甩开了。

    不可能,如果真是琉璃联合了其他两国,那只怕是早有动静了。

    国家之间的动静,再小也会有蛛丝马迹,可琉璃南辰和北离之间,一直未曾传出其他事情,想来是没有的。

    虽然这么想,可卿鎏相还是多了一个心眼儿。

    无尽见状,不由问道,“那依少主所看,如今该如何是好?”

    卿鎏相皱着眉头想了想,拿起手指也敲了敲桌面,玉衡见状,眼眸闪现一丝笑意。

    “不急。”她抬手道,“我们静观其变。”

    既然敌不动,那我不动,以静制动!集结兵力的事情他们早已做好,不怕其他。

    事情就此定下。

    半月之后,琉璃和北辰的战事一触即发。

    双方战争火爆,战火一路蔓延至周边好些国家。

    三日后,北离领兵而起,想要分走一杯羹,从中作梗,三方势力打的如火如荼。

    而这时候,卿鎏相眼眸微微一眯,“我们的时候到了!”

    根据原来的计划,南离从正面去支援北辰,而卿鎏相则是暗中带着自己的部队从侧面突击。

    却不料,待到行军最关键的时候,南辰突然派兵前往支援琉璃。

    天下局势四分,卿鎏相大惊。

    想要折回的时候,却被池君夜所带领的军队堵个正着。

    他们被困在一个叫做晨阳的城镇,晨阳依山畔水,是个好地方。

    可此刻,却也受了战火的摧残,民不聊生。

    卿鎏相和池君夜的军队僵持四天四夜。

    他们被困晨阳城里面,军粮被断,四日后,已经是强撑了。

    “小姐,怎么办,这样下去不行的啊!我们得不到外界的消息,如今军队的粮食也跟不上了,若是在如此下去,只怕池君夜没有攻打城门,我们就已经……”

    桃夭实在担忧现在的情况,忍不住跟卿鎏相说了。

    “桃夭!”锦曳在一旁提醒,“你还嫌现在不够乱吗!”

    桃夭微微皱眉,“可是,我说的事实嘛……”

    “还在说!”

    “好了!”卿鎏相微微蹙眉,看向二人,锦曳和桃夭都是年华正好的女子,这些年跟着她,却没少吃苦头,二人却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这些,都让她感动不已。

    如今情况危急,也不知外界的情况如何了?

    北辰冥和南盛离他们是胜还是败?可看池君夜的模样,想来北辰冥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算来算去,还是自己棋落一招,没有算到盟军背叛。

    她自己可以死都不屈服,可跟着她的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他们是忠心耿耿的侍卫和部下,哪怕他们愿意为她去死。

    可她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这么多无辜的人枉送性命。

    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再次睁开,眼睛里面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桃夭,锦曳,我们走。”

    “去哪儿公子!”

    “城楼。”

    锦曳桃夭二人微微一愣。

    “殿下!”外面传来士兵的声音。

    池君夜脸上神色疲惫不堪,这几日来,卿鎏相不好受,他也一样不好受。

    “怎么了?”

    “殿下,对方的将领,要见你。”士兵看了池君夜的脸色一眼,小心翼翼的回答。

    “真的?!”一听,池君夜脸色蓦地一亮,腾的一下站起来。

    “正……正是。”士兵一见,吓了一跳。

    “出去看看!”他在这里堵着卿鎏相未曾有大动作,就是想要卿鎏相服软,如今终于是等到了。

    只是不知,她见他,到底是想要说些什么呢?

    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身走了出去。

    来到驻地前,士兵指着城楼对他道,“殿下看,那人就在那里。”

    看过去,果然就看见三个人影站在那里,领头一个,可不就是他心心念念的阿卿吗!

    “池君夜!”看见池君夜出现,卿鎏相微微顿了顿,随即开门见山道,“你为何要如此苦苦相逼?”

    池君夜听罢,似是轻轻一笑。

    “难道,苦苦相逼的人,不应该是你吗阿卿?”

    他微微挑了挑眉头,带着从未有过的邪气。

    “曾应是枕边人,今却成弑命敌,丞相,你身份转换可是习惯?”

    听他如此调侃,她面露难堪,语气却是决然。

    “池君夜,少废话,你想要的,不过就是我的命,既如此,若我以性命相交,你可愿退兵千里!”

    一旁的锦曳桃夭闻言,脸色齐齐一变,“公子,万万不可!”

    “住嘴!”卿鎏相少有的严厉呵斥二人。

    转头,看着池君夜,“既然如此,那池君夜,你可要坚守你的承诺,我的命,给你了!”

    池君夜见状,微笑回应,“好。”转语间,却道,“不过,你的命,由我处置。”

    听见他的回答,她脸上扬起一抹笑。

    灿烂了春花秋月,令着凄凉大地也徒增颜色。

    她蓦地站上城楼,在众人惊诧之间,脸上带着决绝的冷意,一跃而下。

    一身战袍无端凄凉。

    将军百战死,将士……永无归。

    “不要!”

    …………

    这一场群雄征战的结果,最终却以戏剧般的结尾结束。

    南离北辰琉璃三国,一起灭了北离南辰二国,从此之后,三国鼎立的繁荣时代到来。

    而这一场战乱中,好似谁都不曾知晓。

    曾经有一个惊才绝艳的第一琉璃丞相,天下五公子之一的云袖公子,莫名消失了。

    生活还是一样的继续着。

    琉璃皇宫的一座别宫内,静谧优雅,一个女子满头青丝摇曳满地。

    身后一个婢女正在替她轻轻捶打按摩。

    这时,有婢子唤了一声太子殿下,女子眼眸睁开,眸如星月。

    不多时,一个长相温润俊雅的男子上前,将女子紧紧的拥在怀中。

    “阿卿,今日可好些了?”男子轻声问怀中女子。

    被称作阿卿的女子闻言微微一笑,灿若春花,仿佛整个世界都因此而增添了几抹光彩。

    她轻轻的恩了一声,点点头,道,“就是……脑子里面,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一想东西,头的疼的很。”

    男子闻言,眼眸微微一闪,轻笑,“想不起来,那就不要想了。”

    月明星疏,红鸾帐下。

    男子手腕微转,一副江山图出现在手中,怀中紧紧抱着阿卿,语气微溺,“天地为媒,江山为聘,嫁否?” ⑧±妙(.*)笔⑧±阁⑧±,o

    低眉潋滟,艳红唇畔微扬,女子明艳动人,“嫁如何?不嫁,又如何?”

    “你嫁,我娶,你不嫁,我抢!”

    一阵铃音似的轻笑在空中回荡,“你坏!”

    “对,但只对你一个人坏。”

    “嫁吗?”

    “你说呢?”

    “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