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妖降临逗个妻 Part 209 腹中小火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Part 209 腹中小火球

小说:犬妖降临逗个妻 作者:犬犬

    连着几日,雨默和金姬、寄芙相处的很平和,她们既然敬她,她也不会仗着自己是王后故意刁难她们,不管是不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也不打紧,反正她对她们并没有什么好芥蒂的。

    自那次玲珑对阿黛下了个马威后,阿黛就没再跟着寄芙一起任职,本来嘛,小姐上班,丫头还要跟着伺候,那成什么了,怎么说她才是最高领导,她们今后是仰赖她的鼻息生活的,她要是不快了,她们就等着吃不完兜着走吧。

    就是偶尔出宫时,会遇上乐显这个麻烦精,金姬和寄芙都不太待见她,三人一碰面,活像两个大棒槌,不叮叮当当的撞一下,好似就不能体现棒槌的意义一般,不过动手倒是没有,也就用嘴讽刺两句,掐一下架罢了。

    乐显很明显是来找她麻烦的,但她现在是公认的未来王后,肚子还怀着未来的犬妖王,她就是再不高兴,也不会闹得太过分,万一让她不舒服了,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了,那她狼妖族长公主的日子也到头了,最多就是跟着一起去医府添个乱,别的也就没有了。

    雨默对付她都不需要用脑子,十句话可以有八句话堵死她,另外两句就是哼哼,真烦了,不理就行了。

    麻烦的是蜀都,他总是趁着她在医府看诊的时候过来求爱,这可比乐显闹心多了,还说什么他不介意她先给魅罗生个孩子,只要第二个孩子是他的就行了。

    他的‘伟大’要放在人界,那真是能迷死一堆姑娘,可是在她这没用。

    她只能对他翻翻白眼,想办法让木香将针羽招来。

    针羽在苍梧府一战后没走,正等着她和魅罗成婚后可以将蜀都押回去,一见蜀都还不死心,横眉冷瞪地直接将他五花大绑地拖走,甚至都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蜀都还有针羽可以压制,璃王就不行了,身边的宁宜和宁宝都以他马首是瞻,他说往东,两人绝对不会往西,宁宝素来不待见她,要他帮忙做说客,他也是不情不愿的,见她不理睬,自己就会撒气的离开,但宁宜就不一样了,和璃王一样,似乎都觉得她是做狐妖族王后的好料子,有空没空都会在她耳边唠叨璃王的各种好,好似她要是不嫁给璃王的话,就是天字一号大傻瓜。

    她偏就喜欢做个大傻瓜,反过来给她洗脑子,她不是啰嗦吗,她就比她更啰嗦。

    这法子虽然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但聊胜于无,总比她老在耳边吹风的好,真要说不过了,她就躲起来,让卜芥去应付。

    她在医府的日子过得如鱼得水,吃得好,也让人伺候得很好,只要她没什么事,魅罗就不会阻扰她来医府,她也就央求着每三日去一次,改成了隔日去一次,因为只有在医府看诊的时候,她才能找回强大的自信心。

    论看病,这犬妖族绝没有人能比得过她,但也有烦恼的事,那就是有些病,不开刀的话治不好。

    当初多吉为了她启动了重生阵,救治了不少犬妖族的病患,但也有部分犬妖族族人没赶上,估计是浩劫的阴影太大,一见重生阵就躲到了地窖中,或是衣柜,床底下。

    这重生阵散发出来的光芒就是治愈疾病的源头,照耀到了才有用,没照到的话就只能自认倒霉,错过了,也就错过了,所以有部分犬妖族身体里长了东西,光吃药是没用的,必须开刀切除,烦恼也就在手术这个关节上。

    当初她带来的器具都是一次性的,使用过后就报废了,那台将达达从死亡线上救回的心脏复苏机也被卜芥弄坏了,她就是有再高的技术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不过,外科手术有难的,也有简单的,并不是一定需要高科技的仪器辅佐,但至少也要麻醉吧,局部麻醉,和全身麻醉都需要,山海界的药草很多,但能让一人几个小时处于麻醉状态的,却没有,即便是神农鼎也没法做到手术全程麻醉,不过好在麻醉的事上,宁宜可以帮忙,她的千丝刃实施后,能让人感觉不到知觉,按照她的妖力值,让一个人昏睡个几天几夜都行。

    为了能做手术,雨默也只好让她继续烦她,走的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绝招。

    麻醉解决后,就是手术刀了。

    山海界没有铁,也没有钢,只有铜,铜是肯定不行的,还有一种就是稀有的金属,玄石,寒石什么的,虽叫石头,但雨默确认过,的确是金属,且这些石头寒属性很高,切开皮肤不锋利,但可以瞬间冻结,可有效防止大出血。

    这些石头也就让她尽可能的收集了起来,再让打造兵器的地方按照她画的图纸,打造出需要的器具,因为她的画工实在是不怎么样,弄得她没少跟打造兵器的师傅沟通。

    当然,做手术光有这些还是不行的,需要输液,血袋等等,至于能见血封喉般锋利度的刀子,就只能用妖力化成的刀子充当了。

    卜芥就成了锋利刀子的代言人。

    “我让你下刀三寸,你下到四寸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会把内脏都划破的。”

    “我对人形比较有感觉,但是你非让病人变成原形,我自然分寸很难掌握!”

    卜芥是有苦难言啊,对于雨默外科手术之法,他非常好奇,但开膛破肚听着很血腥,实际观看更渗人,但她的确用这种方法治好了几人,他有心想学,即便内心有些抵触,仍是在她每次手术的时候跟过来看,一来二去也就习惯了。

    他用妖力化出了她要的手术刀,只能由他操控,他是强妖,能非常精准的释放妖力,刀子多大,多薄,都可以化成,但就是这下刀的力度始终掌握不好。

    “我自己来,这个病人腰子外头长了个瘤子,不切的话会越长越大……”

    山海界没有化验的仪器,是不是恶性的没法断定,只能切开看一眼,由她的经验来判断,这一看她就知道是坏的,必须切了,还好没长在腰子里面,不然按照现在设备,根本没法完成。

    她握住卜芥的手,妖力手术刀是他化的,在他手里拿着,所以她只能就着他的手行动。

    “你排除杂念,闭上眼,感受一下我下刀的感觉,要快,准,不能留一丝犹豫,不然肚子破了,里面的肌肉却没有,抓瞎。”

    “行,行,你是我师父,我听你的。”

    雨默一刀下去,果真是快很准,临时的手术台上躺着一只金毛猎犬,当然是犬妖族族人的原形了,毛色很美,但鼻头干涸,嘴角有破损,据说是痛的时候为了忍痛咬的。

    脑袋那里站着宁宜,她的千丝刃已经全部放出,遏制了大金毛的意识和知觉。

    她一开始看到雨默做手术的时候,脸色比卜芥难看几百倍,但好歹是上过杀场的人,知道这是治疗,看多了也一样习惯了。

    切除手术很顺利,雨默将瘤子切了出来,放在托盘上。

    卜芥一瞧,忍不住问道,“你确定这不是内脏!”

    “你见过内脏长这么丑的吗?”

    “我没你见得多,自然不知道,就是这是怎么区分的?”

    “这个手术完了和你说,现在没空。”她用寒石做的止血钳和刀子先替切除的部位止血,然后缝合。

    缝合的线是特殊制的,需要能在身体里自动融化,她之前以为山海界没有,却没想真有,不过是取自一种植物,这种植物和粉丝有点像,但极度坚韧,就是拼命扯都不会断,但在有一定温度的液体里,会慢慢消融,她做过实验,消融的时间和人界所用的手术缝合线很接近,还长了两天。

    “卜芥,给我5号线!”她开始缝合腹部了。

    卜芥跟了几天,已经对这些器具很熟悉了,拿过来递给她。

    雨默迅速熟练地缝合,打结,剪断。

    “行了,送去病房吧,今天晚上你让小巫师注意一下,看腹部有没有水肿,如果疼痛的话,止疼的汤药可以加一点,但不能超过两倍,要是到了第三天还疼,必须得告诉我。”

    “好!”

    大金毛被送去了病房,雨默擦了擦额头的汗,这类手术,她在大学的时候做了无数次,在张朝阳的宠物店里也实践过十几起,经验极为丰富,很确定这位金毛先生不会出什么问题。

    病人的修复,除了汤药伺候外,还需要多吉的帮忙。

    他是女娲石,有修复的能力,但是重生阵启动后,他的灵力消失了很多了,现在的修复能力只有一点点,但也足够这些病人用了。

    “我有些累了……”

    “哦,那你去休息,眯一会儿也好,这里我来收拾。”

    她点点头,抬脚要走时,宁宜挤了过来,“小姐,我跟你说,我们璃王殿下……”

    巴拉巴拉三千字,又是璃王的各种好。

    她依旧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飞快地走向专属休息的地方,金姬和寄芙守着门口,见她回来了,行了礼,她使了个眼色,两人颔首,立刻挡住宁宜的去路。

    她趁机进了屋子,转身将门关上,插上门插,然后奔向床,躺倒。

    每个外科医生做完手术都会相当疲累,因为手术时,需要极端强大注意力和集中力,过程里或许不会觉得很累,但完事了,精神一松懈,疲劳感就会暴增。

    她眼下就是这副德行。

    但不只是因为此,还有别的。

    她抚向自己的小腹,呻吟了一声,“热……”

    从第三个月起,她就不会吐了,胃口也变得很好,就是摆上一头牛,她感觉都能吃得完,但好日子没过多久,她就发现了另一个症状,也就是这几日才开始的。

    小腹中似有一个火球在燃烧,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热度也越来越高。

    之前的感觉还像个三十度的暖宝宝,倒也不折腾她,就像刚吃了一碗辣椒面在胃里的感觉,但昨天开始,温度明显高了,大概有四十度,已比她的体温高了,虽没有烫疼她,但会让她很难受,发现这个症状后,她没敢告诉魅罗,一直自己忍着,但现在她很担心,温度是否还会持续升高,若是再高个五度……她恐怕再隐忍都会露出破绽。

    “丫头,你怎么样,是不是又烫了?”

    卜芥从外头走了进来,他到底是大巫师,雨默就算想瞒,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还有一个知晓的是神农鼎。

    “没事,很快就过去了。”

    这温度不会一直会持续,大概隔个十分钟就会消失,但发作的时间没有规律,有时早上,有时中午,还有晚上半夜,总之是每天都会有,一天会有三次,时间不定。

    “你躺下,用湿的帕子捂一捂,会舒服些。”

    “嗯!”

    捂了一会儿,的确让她舒服了很多,十分钟一到,这烫呼呼地感觉也就消失了。

    神农鼎曾和她探讨过这个烫热的原因,大体就是腹中孩子元丹正在成长,若她是妖的话,母体的元丹可以抵消成长带来的负面影响,但她不是,是人类,也就得硬生生的受这份罪。

    卜芥在她第一次烫热的时候诊过脉,据说脉象十分激烈,可见的确验证了神农鼎的话。

    它在成长,以非常快的速度成长着。

    但是再这么下去,她很怀疑自己能撑到生下他的那一刻吗?

    “孩子啊孩子,你这么折腾妈妈是做什么呢,要是我出了事,你岂不是也活不了,到时候谁来生你,杀鸡取卵吗,缺失母爱可对你的成长不好啊,所以你能不能乖乖的,别再折腾妈妈。”

    “它还在你肚子里,哪听得懂你说的话。”卜芥对她的自言自语嘲讽道。

    “你懂什么,这叫胎教,谁让你们山海界科技那么落后,不然有个b超什么的,我也好看看是个什么动静。”

    “比……什么?”卜芥又是一副鸭子听雷的表情。

    “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我当然不懂。”

    “就是可以通过某种手段,看到肚子里的孩子长什么样?”

    卜芥吃惊了,“还有这等事。”

    “哼哼,孤陋寡闻了吧?”

    “你们人类还真是有意思,明明弱得不值一提,但那些个发明创造倒是不可思议的。”

    “谁说我们弱了,真打起来,我们还有原子弹,一颗下去,能灭了你们整个山海界。”

    “你就吹吧,哪可能?”这种事,卜芥是肯定不会相信。

    “不相信就算了!”她歪向一边,准备眯一会儿。

    卜芥突然叹了一句,“早知道轩辕界有这么多好东西,就该让我去,让魅罗去有什么用?”

    “你去?”雨默笑道,“就你那沙皮狗的模样,狗贩子都不要。”

    “你这什么话,看不起我。”卜芥忿忿不平,但见她面有疲倦,也就不吵了,“丫头,我觉得这事你得和魅罗说,万一出事了,他非得宰了我不可。”

    “这不是还没什么事吗,而且他现在那么忙,知道了只会徒增烦恼,干着急。他现在一天都睡不到两个时辰,又要忙这个,又要忙那,说来说去都是你不好,你要长进点,他也就不会那么累了。”

    苍梧死后,魅罗光是政务就忙得一团乱,工作量剧增,红松虽然能帮一把手,但她和苍梧不同,做事前都会征询魅罗的意见,不像苍梧自有决断,红松充其量就是个秘书助理。

    “我本来就不是处理政务的料,就像你一样,没了饕餮,你打架行吗?总有擅长的和不擅长的。”

    “你可以学啊。”

    “学过,没用,一看那些东西,我就犯困。”

    “你明明是懒。”放在古代,这货绝逼是个懒散的王爷。

    “我哪有懒,该我做的,我可不会不管,你看看这医府,在我的治理下多安生,条理有序,从我掌管开始就没出过岔子。”他语调骄傲,还叽叽咕咕的说了一堆自己的丰功伟业。

    可惜雨默啥也没听到,因为睡着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