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亲爱的9点不见不散 第二百五十七章 螳螂捕蝉黄鹊再后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百五十七章 螳螂捕蝉黄鹊再后

小说:嗨,亲爱的9点不见不散 作者:静紫雪依

    至从邹子琛知道我手脚异常冰凉,每晚都会把我的脚捂在腿间,环抱着我入眠。而我有了他这个人体暖炉睡眠也变的好很多,不会在半夜惊醒或是被冻醒。

    翌日,邹子琛一到物生钟就醒,我本想跟他一块起,他却不让我起,说还早让我再多睡会,他去三楼健身,用早餐时再吃我。

    我还是有点困,便听他的,躺回去继续睡。

    回笼觉,睡的迷迷糊糊的还做了个梦,梦到恒远交区那块地封顶了,我跟邹子琛站要顶楼,望着脚下拔地成起的建筑,相似而笑。突然,有人从身后猛地推了我一把,我猝不及防,从顶楼摔了下去。

    “啊!”我惊叫出声,从梦里惊醒。

    “怎么了,”邹子琛刚好推门而入,听到我的惊叫声。

    “做了个恶梦。”我双手抚着额头,梦里的画面很模糊,却让我心有余悸。

    邹子琛坐了过来,轻拍着我的背,“做什么恶梦了?”

    “记不清了。”我抬头朝他轻笑。

    他蹙眉,抬手,撩开我额前的碎发,“脸色有点不好。”

    我嗲瞥了他一眼,“那还不是你折腾的。”话落我起身进了浴室,没好意思看他,我那里知道我随意的一句话,他却当真了。

    下楼吃早餐的时,邹子琛望着我眼神总有丝愧色,还非让我喝了两碗燕窝粥,又给我剥了一个水煮蛋,一杯牛奶,把我撑的直想打他。他说我吃太少了,他要把我的胃撑大点养肥,好下手。

    用过早餐,邹子琛跟我上楼换衣服,我问他早上不去公司行吗?他说没事,等陪我看完老中医再去公司。

    出门看到小刘,我才突然想韩玉的事,呃……昨晚被邹子琛搞的连这事都给忘了。

    小刘看到我,面色有点严峻。但碍于邹子琛在,他没有开口。

    上了车后,我有点焦虑,心想:难到是小刘他们失手了?

    车子上路后,邹子琛突然开口“小刘,你跟小陈以后就跟着她,我出差时她去哪都要寸步不离跟着。”

    “好的,邹总。”小刘从后视镜与我对视了一眼。

    “韩玉的事你们不要轻敌,她的做法有点反常,决对是有预谋的。先派人跟着,没摸清她底细前,不要轻举万动。”邹子琛很冷静的做的指示。

    我心里“咯噔”一声,看来我要坏事了。

    “昨天晚上我们的人找到她了,她背后确实有人,我们的人反着埋伏,有两个人还受了伤。好在他们嘴严没说出来是我们派过去的。”小刘立马把情况汇报给他。

    我听后皱眉,侧头看邹子琛,他倒是一脸平静。

    “你说……她背后会是什么人?你有仇家吗?”我越想越后怕,若韩玉背后真的有人,那她一开始接近邹子琛还给他下毒,目的是不是想用那东西控制邹子琛呢?什么人心胸如此歹毒?

    邹子琛微微眯了一下眼眸,冷笑道:“不管她背后是什么人,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的。”

    “那我们暗里还跟不跟。”小刘问道。

    “螳螂捕蝉黄鹊再后,你们已经当了一次螳螂……那就在当一次也无不可。”邹子琛别有深意的说道。

    我有点听懵了,“你什么意思,还想让我们的人被人打?”

    他转头,眼底全是狡黠的笑意,抬手在我脸上轻捏了一下,“听说过引蛇出洞吗?”

    我不由的点点头。

    “那就让螳螂把蛇引出来。”

    “我还是没明白你的意思?”

    小刘却在前面兴奋的叫道:“邹总,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邹子琛挑了一眉,手又在我脸上捏了一下,“你们这次连对方是什么身份都没弄清就失手了,可以说是打草金蛇了,但以韩玉的作风来看,她背后这个人应该是一个很自负的人,所以……他一定会轻敌,也就是说他觉的他的计划万无一失胜卷在握,若我们再派人去跟,他们肯定还会出来,到时,我们就让他们知道一下,什么叫作:螳螂捕蝉黄鹊再后,焉知蛋丸在其下。”

    呃……我惊愣的望着邹子琛。

    “以后跟在我身边多学点,免的被人卖了还不知道。”邹子琛轻笑道。

    我啧啧道:“阴险狡诈。”

    “这叫做兵不厌诈。”邹子琛又捏了我一下,笑的妖艳。

    我拍掉他的手,嘟嘴碎碎道:“哼,早不提醒我,不然我也就不会失手。”一想到韩玉那个死女人躲在暗处得意我就想打人。

    “失败乃成功之母,这个过程学的就是验经。”

    我虽然嘴里不服,可心里是服他的。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到了东城区,进了一条小巷,在一家四合院门前停了下来。

    我跟着邹子琛下了车,他拿出手机对了一下地址,带着我走到左边那扇红漆木门前,按了门铃。

    没一会就有人来开门,出来的是一位五十左右的大妈。

    邹子琛报了姓名并说明来意,那位大妈连忙把我们让了进去。进门后得知这位大妈是那位老中医的大女儿,她一路引着我们到西厢房,让我们稍等片刻她去请她父亲。

    我第一次进这样的四合院有点新寄,四处张望。

    邹子琛说像这样大的四合院在北京越来越少了,以后估计就成了文物遗产了,可为是稀有的很,也贵死人。

    我一边听着邹子琛的解说,一边打量屋内装饰,古香古色的很雅致,座椅全是红木手工雕刻带花纹家具,摆柜用的却全是紫檀,屋内带有一股紫檀的淡香,墙上的字画,均能提现出主人的品味很高。

    就在我被墙上的字画吸引住时,门口专来哄厚的老者声音:“俩位久等了。”

    我转身那一刹,便看到一位如仙者一般的老人,胡须垂柳银发苍苍,清逸儒雅,含笑迈了进来,访如是从古代跨越而来。

    邹子琛忙起身迎了上去,“上官老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的清修了。”邹子琛回头见我惊愣的站在原地,忙招手,“童童快过来见过老先生。”

    我忙跑上前,微歉身,“老先生好。”

    “这是内子,今天来就是想请您帮忙看一下。”邹子琛拉过我的手,介绍道。

    上官云身子笔挻,一手负背,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温雅说道:“先坐下说。”

    上官云示意我坐到他身边的木椅上,他从一旁的柜子上拿出一个小布垫,放在了红木小桌上,“我先给你把脉。”

    我忙挽起袖子,伸出手,放在了那个小布垫上。

    邹子琛也走到了我身边坐下。

    老先生食指轻按在我右手脉门上,微闭上眼。过了好一会才睁开眼,又看了看我的手指跟指甲,再观的五官。他面色未变,清淡如云。随后又让我伸出左手,再把脉。

    邹子琛坐一旁静观。

    我按老先生的指示,一一照做,等把完脉,我莫明的开始有点紧张,怕他会问流失孩子的事,还有……身体为何会突然畏寒。

    老先生收起布垫,见我们都有点紧张的望着他,他淡淡的说道:“气血两亏,体寒腺虚,经血不调,噩梦缠眠。”

    我惊愕,他都没问我,就这么看一看,把把脉就把我的病因全给说了出来。

    “可有良方。”邹子琛文邹邹的问道。

    老先生眸光一凝,问道:“原来是不是有流过孩子?”

    我忙点头。

    “你寒气入骨三分,畏寒。”他又说道。

    我机械的点头。

    “你躺到那张椅子上,把鞋脱了。”他示意我坐到室另一则的躺椅上。

    我看了眼邹子琛,起身走了过去,脱掉鞋袜。

    老先生从柜子上,又拿出一个小箱子,从中拿出一个夹袋摊在木桌上,上面插着各种细针,他里面拔了一根红长针,我见细针那么长,心都吊了起来。

    邹子琛走了过来,站到我身边,握住了我的手,轻声安抚,“没事不要怕,老先生这是要给你过穴。”

    “你把那张凳子搬过来,给她垫脚。”老先生示意邹子琛把边上的凳子搬过来,随着又朝我说道:“我给你过穴通气,会有点疼,你要忍住。”

    “好……我没事,你尽管下手。”我双手紧握在躺椅两侧。

    邹子琛搬来凳子,把我双脚抬起放到凳子上,退到我身边,握住我的手。

    老先生从一旁托了一张小矮凳坐在我脚边,然后按住我一只脚,下手极快极准,我都还没有心里准备,他针已刺入穴位,没有想像的疼痛,但很麻,他连着在脚底扎了几针,刚开始不疼,后面两针极疼。但我紧咬着牙没叫出来。

    等两只脚都过完穴,邹子琛的手都被我抓红了。

    老先生起身收了针,在一旁水盆里净了手,问道:“头两针是不是有点麻但不疼,后面两针才疼?”

    “对,”我忙点头。

    邹子琛从一旁拿过袜子要给我穿上,老先生却叫住了他,“先等一下,我教你几个穴位,每天睡前你给她按按,对她身体很有宜处。”

    邹子琛面露喜色,“那麻烦老先生了。”

    老先生拍了一下他的肩轻笑道:“听说你是邹司令的外孙,真是后生可畏呀。”

    “您过奖了。”邹子琛难得的谦虚。

    老先生又笑道:“你爱人身子虽有寒气,但只要坚持调养,以后要孩子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真的,”我一高兴差点从躺椅上坐起来,被邹子琛按了回去,他朝我挤了一下眉眼。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