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生花:鬼夫缠绵太销魂 689.发烧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689.发烧了?

小说:骨生花:鬼夫缠绵太销魂 作者:九尾妖鱼
688.梦魇种子←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690.威胁

    “真的吗?”云书顿时仰着小脸看着我,眼睛里满是兴奋的光芒。

    “小书,你累不累,要不妈妈带你回房间睡一会儿?”我突然这么说。

    而云书也瞬间明白我的意思,立即打了个哈欠,抱着我的脖子:“妈妈,我终于又可以和你一起睡觉了。”

    “那走吧。”我将他抱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只是两天不见,我感觉云书似乎又重了些。

    当然,临走之前,云书没忘记和他的两个小伙伴打招呼。

    一进客厅,将昭言和他的妻子还在,我只是匆匆打了招呼就抱着云书上楼了,进房间的时候我还担心了下,发现没有莫臻,这才放心下来,一进房间就将门给锁上了。

    “小书。”我抱着他,这才感觉到放心。

    事实上,虽然我巴不得莫臻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但是他虽然出现,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几乎一整天都盯着我。不是我自恋,而是莫臻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的性子很极端,再加上我总是忤逆他,他若非真正得到我,是不会轻易放手的。然而这些天,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间却很少,这让我相信,他很忙。

    忙什么呢?

    眼角的余光看见云书安安静静地呆在我怀里只是抱着我没有说话,而是我却能够敏锐地感觉到他的力量在不断的增强,尽管可能不是他自愿的,但是他和将臣之间的联系,却在一天天的加深……

    小书,我不会让人取代你的,你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保护好你。

    “来,小书,告诉妈妈,你这两天和她们待在一起,知道了什么?”我看着他。

    可是他却摇摇头,突然间不说话了。

    我正疑惑,却听见门口出现敲门的声音。心中一动,我不由出声问:“谁?”

    “我是朱莉,昭言的妻子。”门口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不过她的自我介绍却让我愣了愣。将昭言的妻子,怎么突然找上我了?

    想了想,我还是将云书放在床上,然后转身打开了门。

    是我先前在楼下看到那个漂亮有气质的女人,她的眼窝深邃而迷人,一双蓝色的眼睛如同宝石一样,可偏偏五官却很柔美,有着东方女人的娇美,我猜这个朱莉是个混血儿吧。

    “你好。”我伸出手。

    她也伸手和我一握,微微笑着:“你好。”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身在屋檐下,再加上她是将昭言的妻子,这让我不得不提防,也直接开门见山。

    “昭言让我来看看你,你睡了两天,不吃不喝,有没有不舒服?”朱莉关心地问。

    我没想到会是来慰问我,她不提还好,一提我却发现,即使我两天不吃不喝,可是我真的没有任何的感觉。

    “怎么了,如果不舒服就跟我说,爸这里有家庭医生。”朱莉说着,伸出一只手探向我的额头,紧接着面色一变:“你发烧了?”

    “啊?”我茫然的望着她。

    “你的额头好烫。”朱莉说着,又伸手探了探我的脸,还有我的脖子,紧接着当机立断,“不行,你肯定发高烧了,我得把医生找来。”

    我急忙拉住她:“诶,不是,你是不是感觉错了,我刚刚一直抱着云书,可是他都没有说我身子很烫。”生怕朱莉不相信似的,我还特意指了指云书。

    而云书睁着眼睛好奇地看着我和朱莉,见我朝着他看去,不由问:“妈妈,怎么了?”

    我突然生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可以肯定,你肯定发烧了。”朱莉将手抽了回来,然后掏出手机立刻拨出一个电话,挂断之后又拨了一个电话,当我听到她喊“老公”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在给将昭言打电话。

    伸手探了探自己的额头,我也被这滚烫的温度吓了一跳,可是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不一会儿,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上来,其中一个是个护士,提着医药箱,而在他身边,将昭言和莫臻、莫凡两兄弟也在。

    朱莉吩咐他立刻给我量体温做检查,我也不好拒绝,只能听话的量了体温。

    “39.3°”那中年男人看着体温计道,面色凝重,“高烧,你们怎么现在才发现,再烧下去就烧糊涂了。”

    我傻了眼:“不是,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可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体温计错不了,你自己看。”医生将体温计伸到我面前,我看着那个数字,有些恍惚。

    “先打一针,然后吃片退烧药观察。病人现在体虚,适合吃些清淡的东西,还有……”医生嘱咐了起来,而朱莉也立刻出声吩咐下人去办。

    “可是……”我似乎想要辩驳,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停住了。

    看着医生忙碌着,配了药,一直到那根尖细的针亮在我面前时,我这才回过神来,几乎失声:“这是什么?”

    “针啊。”小护士古怪地看着我,“退烧针,也是屁股针。”

    “我不要打针!”我顿时反应过来,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

    “你高烧,不打退烧针不行。”小护士说着,伸手来拉我,让我安静下来。

    我这才发现房间里除了我和她,其他的人都出去了。

    “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问。

    “开了药就出去了,你要打针,一些男人在不方便。”小护士回答我,眼神更加古怪了,“赶紧打针休息吧,我觉得你是烧糊涂了,不然怎么会连他们出去都没发现?”

    我很想反驳一句,但是却懒得说了,眼见小护士又来拉我,我想也不想就绕开了,一把扭开卧室的门。

    门外,医生似乎还在和莫臻讨论着什么,见我出来,不由问:“打完了?”

    回答他的不是我,而是匆匆跑出来的小护士:“哎,你还没打针呢,跑什么?”

    “我不要打针!”我很是硬气地说。

    莫臻看着我,眸光微微一暗。

    我看了看他们,最终咬牙一把抓住莫臻的手,“你跟我来,我有话问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