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是爱情老司机 073:不原谅是最好的结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73:不原谅是最好的结果

小说:谁说我是爱情老司机 作者:白里红红

    他的吼声和话语里的激动就连我站在边上都犯怵儿,我母亲却眸光泛寒的笑,特别妖,总之,和我所认知的女人判若两人。

    她展露笑容的时候脸上神采奕奕,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像个沾染了恶习的天使,看起来美好,骨子里却是黑暗的。

    “聂云,你以为你是谁?我不是当年那个要你呵护的小女孩,错过了就不再,错过了可以补救都是无聊的安慰。”

    聂云搁个傻子样,被她三言两语打击的魂魄都飞了,我母亲经过他身边时,他眼神空洞,丁点反应都没有。

    “愿意谈谈吗?”她问霍继都。

    霍继都点点头,然后带着她走向偏厅,我紧随其后。

    第一次,意识到,有家长真好,起码,漏雨的时候她会处理。

    关上门后,我看见我母亲的手在椅子背上扶着,被长长的睫毛覆盖的眼瞳闪烁着点点泪光,然后控制不住的滑下来,可,她迅速的抹干。

    原来,倔强真的是给人看的,脆弱是留给自己的,她对聂云,应该很爱,很爱,只是曾经的痛给她带来太多伤害。

    等她整理好自己才转过身看霍继都:“莉莉告诉了我日记本的事,里面的内容不全是她写的……”

    霍继都特别认真的看着她,一针见血:“恐怕,在对待她这件事上,您没有资格来为之解释。”

    话语刻薄而尖锐。

    “您对她照顾的太少,她所经历的事情您没有一样了解,说白了,即便此时此刻你站在这里为她出头,也只是一时,弥补不了我和她之间的裂痕,更也弥补不了你对她所欠缺的,你是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斥责层层递进,像海浪拍打着沙滩,我母亲的泪也因此克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在她那精致的脸上留下痛苦的痕迹。

    “你说的没错,我亏欠的我一辈子都还不完,我从不知道我女儿经历了那么多,是我关心不够,霍继都……”她猛的站起来,把手掌撑在桌子上:“你很爱她,不是吗?既然爱,为什么不把眼睛擦亮点,为什么不能理解她?”

    霍继都露出特别坏的笑容,浓郁的眉头微微敛了敛,一副无所谓到极致的样子:“她对我隐藏了太多,我和她之间的信任崩塌了,我还是那句话,孩子出来,我要,其他的,我不会再碰。”

    话语像昨天那般强硬,丝毫余地都不给,也像怕我看出什么一般绝情。

    我冲上去:“霍继都,我和那些人没发生过什么,日记本里的内容被篡改了,我昨天发现的时候想和你解释,可电话打不通。”

    和他争论的时候,我母亲给了我一个眼神,悄然离开。

    屋子里只剩我和霍继都的时候,我低声下气的走到他面前,然后环住他精瘦的腰肢:“我真的没有意识到日记本被篡改了,是我太傻,对不起……”

    我把头贴在他结实的胸肌上,下一秒,我以为这个男人会环住我,可迎来的却是他淡淡的疏离。

    头顶砸下来一片冰冷的声音:“抱够了?是不是以为我每一次都会毫无原则的原谅你?莉莉。”

    他从后摸索到我的手,然后顺着两边掰开,把我紧贴着他的手掌移回原处:“我原谅你的次数,很多,很多……你说日记本是你的,你记载的那些你承认了。”他唇角牵出个冷薄的笑意,一点一滴的拉开,然后变成孤寂的嘲讽:“现在……你跟我说,这是假的,你的日记本被人改了?”

    他咄咄逼人的往我跟前靠,把我挤的步步后退,直到身子撞到桌子边缘,他才居高临下的俯贴着我,把我压到手肘撑着桌子才能勉强站稳的姿势。

    “什么性冷淡,都是假的吧?什么为了性冷淡勾引男人,当老子好骗是不是?”他恶狠狠的看着我,脖颈边的青筋暴露,俊冷的不像话的面容满是沉重的戾气:“是我对你太宠了,给了你三番五次骗我的机会?”

    他把日记本从我的怀里拽出来,又当着我的年,特别云淡风轻的扔到地上,然后一脚踩上去:“谁会管你的日记本里记得什么?我不相信的是你这个人……莉莉,你太令我失望了,你瞒着我这些事,怀我的种,想干什么?”

    他的下颚侧着的角度很尖锐,在我上方,把我压的低低的,我的视线依旧凝聚在被他踩着的日记本上,破落而又卑微,如我的心。

    这一次,他没再原谅我,也不想听我解释。

    “继都……”我害怕了,真的害怕。

    一想到我没办法待在他身边,整个人都虚了,像掉进被布遮盖的笼子里,黑漆漆一片。

    “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

    “怎么样?怎么样我都不会相信你……能让你湿的男人不止我一个,莉莉……要不要试试?”

    他是恶魔,是个特别坏的男人,这一刻,他把骨子里的坏发挥的淋漓尽致,他颠覆了我对他的感觉。

    “霍继都……”

    他一掌拍在我边上的桌子上,把我吓得一怔一怔的,连带着泪也无处遁逃。

    “记住,我霍继都不是非你不可,收起你的眼泪和你虚伪的求情,除了‘我爱你’你还会解释什么?莉莉,回回退一步包容你,现在你能彻底离开我,自由了……”

    我什么也顾不上了,他离开我,我哪里有自由,一把捧住他的脸:“继都,你可以去对照笔迹,后面的字是新加上去的,墨水肯定会露出破绽,好不好?要不我自己去鉴定后拿给你看,好不好?你给我时间,相信我,可以吗?离开你,我哪来的自由,我把一颗心全……”因为喉咙处难受的哽咽,我得话有些说不出来,只能顺了口气,缓了缓才继续:“全给了你……离开你,我拿什么去自由……求你了,不要让我走……”

    沈淖曾说,在爱情里不卑不抗的女人才会掌握爱情的主动权,才会让男人死心塌地,他让我做一个骄傲的女人,此时,我才深刻体会到,爱的太深会让一个人卑微到尘埃里,什么都看不见,哪来的骄傲?

    我的眼里只有霍继都,离开他是对我最大的摧残。

    他冷漠的表情让我觉得自己丧失了一切:“霍继都……”

    “就当这是个美丽的误会……”

    “可是我们才和好,不是吗?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宝宝,你是他的父亲。”

    他深邃的眸子里漾出嘲讽的笑:“我不会因为一个女人有我的孩子而转身,你想生,我让他一辈子好好的,不想生,也可以。”

    从没想过霍继都会说出这样的话,不想生,也可以。一个男人在乎一个女人,怎么会不想要她生的孩子?

    为什么,他这次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决绝?

    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房间,我懦弱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挽留一个男人。

    把自己狠狠藏在椅子里,我蜷缩着手脚,一点儿都不知所措,双手插进自己的头发里,胡乱的扯着,泪水也多到看不清。

    “莉莉……”

    我母亲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根本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崩溃了,她抚摸着我,我扑在她怀里哭的一身热汗,一身撕心裂肺,经久不息。

    停歇下来是因为腹部的疼痛,我感觉到丝丝不对劲,极尽忍耐,抓住我母亲的手,从牙齿缝里蹦出两个字:“离开……”

    她把我扶起来,可我根本站不了,最后,还是跟着她一起冲进来的聂云把我抱了出去。

    经过大厅的时候,聂卓格口中一句轻飘飘的‘矫情给谁看’在我耳边飘忽而过,然后,她被我母亲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只是,我的心碎了,无暇他顾。

    聂云把我抱进车子里,发动,一气呵成,车子缓缓驶离霍家,我靠着车椅,默不作声的哭。

    “莉莉,你是不是哪里痛?不要吓妈妈……”

    我仍旧不说话,只有锥心的疼……

    很多年后,霍继都问我,要是他当初不做出这个保护我的抉择,我和他之间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我会不会不被设计送到澳门,我们会不会有第二个孩子。

    我说:过去的生活没有如果……

    我们两个都太爱彼此了,爱到即使被现实打败也会凿出一片空隙来相爱。

    聂云把我送到医院,医生一阵责怪:“你们怎么照顾孕妇的?她子宫壁薄,孩子又闹腾,动作大点,撞上去就容易出血,你们要注意点,定期做检查,以免发生胎膜早破的症状,要是到时候难产就麻烦了……”

    我母亲把手靠在唇边,听完后,别过头,好半晌才转过来:“谢谢……”一个劲的点头,同时,泪汪汪。

    医生出去后,她把我的头发剥开,露出额头:“莉莉,跟我回澳大利亚吧,把孩子生下来,妈妈会照顾你,好不好?”

    我实在太需要静一静了,也实在太想要这个孩子了,不能再继续折腾下去了,可我,舍不得离开霍继都。

    我还没有垂死挣扎……

    “妈,我舍不得……”

    “他都已经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还舍不得?先把孩子生下来,可以吗?不然你这样子,妈妈怕你早迟会出事……”

    白里现在放假,然后1:30睁开眼给你们写的这个章节,3:30写完一章,算最快的一次了,审核应该9点上班,这几天越写越闹心,原本白里年纪也不大,97,很多事,例如感情都没法交代清楚仔细,也写不好,里面描述的都是我这个环境能看到的一些,我没那么多撕心裂肺的感触,总会体会不了那么深刻,脑补也不!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