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变女人 第64章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4章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小说:重生之我变女人 作者:小叙
第63章 为什么←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65章 三刀?

    “霍毅,你怎么会在?”

    霍毅没有转过脸,弯腰将手指附到了那秃子的脖颈处,连带着,还看了看那板砖的眼底,冷冷的,只回了我三字,“你说呢。”

    “我,我哪里知道。”

    我没了底气,感觉自己像是个被家长当场逮到做坏事的孩子,此刻,只剩局促。

    他没在说话。一手抓住秃子的裤腰带,一手薅住秃子脖颈处的衣服,一个抓举过后直接将矮矬粗的板砖扛到肩头,军服紧贴的后背肌肉的线条一阵紧绷。转身看我时,眉眼只剩锋利,“跟我走。”

    我哦了声闷头捡起自己的板凳条,用报纸胡乱的包了包就塞进军包,推着自行车溜溜的跟在霍毅身后,大脑仍是空白一片。

    大胡同那里大爷们还在下棋,远远的瞧见霍毅扛着个鼻血横流人事不知的板砖过来都好奇的撇过眼,“同志。他这是怎么了。”

    “突发急症。”

    霍毅回了四字脚下的步伐仍是飞快,几个大爷点头做了个似懂非懂的表情就继续下棋,谁也没对霍毅的话表现出异议,也没谁再去多看那板砖一眼。

    我想。这或多或少和霍毅穿着的那身虎皮有关。

    他走的快,我推车在后面跟的就急,那秃子的脑袋正好软软的搭在他的背后,这姿势,我想和霍毅扛着我那晚挺像的,只是,他的鼻血一直在流,滴滴答答,落得青砖地上都是炸开的星点,我跟着看,突然很怕他那血弄霍毅身上,很脏。

    ‘嗡嗡嗡~~’

    胡同上空响起悠长的哨音,我恍惚的抬头,看到成群的鸽子在湛蓝的天空盘旋回转,似带着我的心一同至高而降,飘忽不定了。

    走到胡同口我看到了停着的军绿212。霍毅打开车后门就将那板砖利落的放了进去,我想帮忙,却完全没有插手的空间。

    随后,他又打开了后备箱。过程中没发一语,像个移动的氟利昂,扯过我的自行车就跟上回一样塞进一半,留个轮子在外面就看向了我,眸眼倨傲冷酷,“上车。”

    “好。”

    我点了下头,没脾气,进了副驾驶抬手敲了敲自己的心口,是许久没吃硝酸甘油的关系吗,怎么这么不舒服啊。

    霍毅进了驾驶室,关门‘砰’的一声我还激灵了下,他没看我,直接启动车子,“知道怕了?”

    “我……”

    我对着室内镜看了眼后面人事不知的板砖,“我没怕。”

    霍毅唇角跃起一丝冷笑,“是。你不怕,你不是和北宁阎王九节鞭混的么。”

    都听到了?

    我有些疑惑的转脸,这说明,他一早就在?

    霍毅微启着薄唇,“差一点点,躺在后面的那个,就是你。”

    我张了张嘴,“我也没想到。他还能起来……”

    “你和无赖能讲明白什么道理。”

    霍毅眼神杀来,“拿根木板条就想替天行道?用它杀鸡我都嫌费力,金多瑜,我真不知道你本事这么大,口味独特就喜欢单挑啊,看来肩膀脱臼对你来讲是轻的,那点疼你压根记不住。”

    “我用板凳条是因为……”

    算了!

    我阖下眼,没在答话。是我欠人家的!

    的确不敢想象要是那板砖让这秃子拍下来能什么样,或许就如同霍毅所言,躺在那人事不知的就是我了,可是,我抠着自己的手指,“你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段,你不应该正工作吗。”

    汽车里的温度很低。血腥味很重,霍毅的音调生冷而又低磁,“早在你和我聊计划生育时我就看到了纸下的刀鞘,出息。”

    “什么?”

    我看向他。脑子迅速运转,“那就说明,你心里早就有数了?那你为什么不问我,还有,你是怎么……魏大明?!魏大明对不对?你让魏大明跟踪我?!”

    霍毅眉梢阴寒,“怎么,不满?!”

    “我……”

    您这回答真直白,我能说什么。我哪里又敢有不满,是你帮了我么!

    想想那天看到的魏大明,老小子戏不错哈,这是和我玩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我就说一路他怎么都在问问问,合着是套我话啊!

    “霍毅,那你是都知道了?也知道我这么做是为温远出头了?”

    “小电钻么,谁人不知。”

    我轻咳了一声。垂着眼没在接茬。

    促狭的车内空间安静的有些许尴尬,好在,医院离得很近,霍毅开车直接到了住院部。下车后抬手就招来了医护人员,指了下躺在后面的秃子面无表情的吩咐,“送神经外科病房,轻微脑震荡浅昏迷,三十分钟内会苏醒,一会儿我过去。”

    “好的。”

    医护人员满脸的淡然,很专业的就将那秃子抬下车放上担架,抬着就撤了,我跟着下车,霍毅卸下了自行车忽的就看向了我,神情阴鸷,“金多瑜,你本事呢,装什么哑巴,嗯?在家和我练不够出门又找别人练?我看那屁股是打轻了,没那两把刷子出来现什么眼,是不是真变成脑震荡这个,你就舒服了。”

    我张了张嘴,“其实我……”

    “没下死手是吗。”

    霍毅神色一凛,“后悔自己最后那板砖没拍下去?”

    我怔了下,他这都知道?看出我最后犹豫了?

    抿了抿唇,我没在答话,被他训斥的这出特别像我寒碜温远那刻,他成了我,而我成了温远,角色copy全无压力。

    这伙计是说的爽了,我低头站着各种憋屈窝囊,这他妈叫什么,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霍毅冷着呼吸像是生我不吭声的气,没在理我,转身带着那一身的寒气进了医院,我颠颠的跟在他身后,想着,总不能就这么走了。

    以为他会去那秃子的病房,谁知道他是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进门后直奔办公桌前,看着电话想了几秒就拨出号码,话筒搁在耳边,我站在一旁看他,见他这举动有些紧张,抬起胳膊抓住他的手腕,“霍毅,你不是知道了温远的事儿要找温姐吧,现在……”

    “三刀,我是霍毅。”

    额——

    三,三刀?

    我呆呆的,对着霍毅冷清的眼,手还尴尬的附在他的腕上,他很平静的对着话筒继续,“我在总医,神经外科病房,对,半小时内到就可以。”

    小叙要外出,提前为1300钻钻加更,今日更完,小叙习惯以一种比较轻松的方式去讲述,每个人物小叙都认为他是鲜活的,很多时候,不是小叙在写文,而是文里的人物在带着小叙走,文会有个脉络,但具体细节,心理,对话,全凭人物性格,过程很微妙,当然,卡文时小叙也会疯,恨不得拎出文里的某个搞事情的始作俑者出来揍一顿,这个文构思很久才下笔,最吸引我的,是肖鑫的矛盾,新鲜,而又未知,不剧透,文中不足,请多包涵,谢支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