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爱我试试看 103.正确的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03.正确的人

小说:有种爱我试试看 作者:吾梦

    “我来,就是已经想好了。还是那句话,尽力而为。”美景从没有犹豫过。

    方庭笑笑,然后示意美景一起。

    她们去到蔡太太那边,方庭主动打招呼:“蔡太太,好久不见。”

    蔡太太露出一个客套礼貌的笑容,方才与她聊天的几人暂行离开,将位子让了出来。“方小姐。确实是很长时间未见了。请坐。”

    方庭和美景坐下,方庭就介绍说:“这是林美景,叶总的太太。”

    “蔡太太,您好。”美景落落大方地补上招呼。

    “叶总?的太太?”蔡太太先是一愣,“你指的是叶家那位二公子?”

    美景听得出来,这蔡太太语气中带着点不友善,虽然脸上是带着笑的,但却更显得充满敌意。

    见方庭不接话,林美景只好自己应答。“上次慈善晚会的时候,听我公公特意提起过蔡董和蔡太太。只是时间太过匆忙又有一些小插曲,所以没机会跟您打招呼。集团事多,我和阿文的婚礼也还没有正式邀请宾客。蔡董和您都是我们的长辈,到时一定要来祝福我们。”

    美景的话大方得体,将好几个尴尬的问题都合理解释了过去。抬高了对方,又提及叶俊华对他们的重视,若这位蔡太太言语上有失,那就是不给她面子的问题,而是不给叶家面子的问题。

    蔡太太笑了笑:“那是自然。我们和董事长那也是几十年的深交了。现在想想,上次确实在兹善晚会上见过你,那时你还是叶总经理的女朋友。”

    “您应该有所耳闻。集团事务实在繁忙,所以正式的婚礼也就耽搁了。”美景再一次强调自己正室的地位。

    “现在的年轻人有难得能为大局着想的。”蔡太太口气上终有了点变化。

    美景谦虚地一笑。

    “恕我冒昧。”蔡太太紧跟着说,“不知道叶太太娘家是经营哪个行业的?你们的婚事如此低调,我们也还没有机会了解。”

    方庭拿起香槟来轻啜一口,还是不帮腔不插话。

    “我娘家是普通老百姓。”美景表现得不卑不亢,“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雄厚的背景。”

    蔡太太听了,掩不住一笑,颇有点不可思议的意思。“认识董事长这么多年。现在反倒有点不理解他的思路了。”

    方庭对这样的话早就习以为常,却还是不说话。

    “蔡太太不理解没关系。”美景依然温和,“毕竟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

    蔡太太继续保持着笑容:“叶太太以后常来俪华会坐坐,这俪华会主席陈太太十分宽容,一定会非常欢迎更多的年轻人过来。”

    “谢谢蔡太太。”美景怎会听不出她所说的宽容是什么意思,总之这位蔡太太心中的成见是很深的。

    “不必客气。”

    这时,花园中间的话筒发出声音,是主席陈太在说话。美景跟着方庭起身,又与所有人一起,聚拢了过去。陈太太举止优雅地说了一通客气的话,又表示了歉意。因为她一直忙于h市地震的慈善筹款活动,所以对俪华会这边的各位成员有所怠慢。

    大家当然是纷纷表示陈太客气了,更有不少人表示希望可以再为h市奉献一份力量。

    陈太优雅地表示感谢,然后就见方庭发声。“陈太,不知我是否能帮上忙。”

    “方小姐。”陈太见是她,露出不一样的笑容,“上次你帮忙筹办的活动就已经是很麻烦你了。这次,你又出钱又出力的。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

    “陈太客气了。和陈太这些年对慈善的付出,我这根本不算什么。”

    陈太握过她的手轻拍了一下:“你也不必谦虚,你无偿帮了我这么多年,你在俪华会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是啊。”蔡太太过来附和,“方小姐是难得的人才。”

    “说起人才,我倒真要向陈太推荐一个人。”方庭说着看向林美景。

    “你是说叶太太?”陈太明显表现出惊讶,毕竟林美景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并不如方庭这样聪明。

    “陈太需要帮手的话,不妨考虑一下叶太太。”方庭满脸都是笑容。主动提及,“对了,陈太你不是想为h市那些失去父母失学的孩子先办一个临时学校么?说不定,叶太太可以帮得上忙。”

    陈太并不确定地看向林美景。

    林美景对这些事情完全一无所知,只能说:“陈太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我很乐意帮忙。”

    “恕我冒昧了,毕竟和叶太太有些生疏。不知道,叶太太有什么擅长?”陈太温柔地问。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到林美景了,要论擅长,她还真是没什么擅长的。

    “我能吃苦。”她老实巴交地回答。

    周围突然响起了一片笑声,令她难免有一些尴尬。

    陈太倒是大度地笑了笑:“我之所以这样问叶太太,是因为我希望每一个俪华会的姐妹都可以发挥她最大的优势。叶太太虽然今天第一次来,年纪也比较轻,但我也希望叶太太以后可以常支持我们的慈善工作。

    “比如说蔡太太。蔡太太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慷慨解囊,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方太太家里是药品生意的,所以每每遇到这种天灾人祸,都会为我们提供大量的药品支持。

    “而郑太太,有名的医生博士,跟着我一起,亲自去到灾区去为需要帮助的人诊治。李家的千金李小姐,年纪也非常轻,也亲自去到现场帮着分发食物和物资。

    “还有厉氏集团的厉薇小姐,也是为俪华会做了很多的工作。只不过她今天没有来。”

    听见厉薇两个字,林美景真是觉得阴魂不散,哪里都能听见她的名字。

    陈太例举完,“所以如果叶太太有什么特长,不用谦虚,说出来。我也希望俪华会的每个姐妹都能同心协力,为更多需要的人提供帮助。”

    没等林美景说话,方庭就说:“陈太,师资这方面不是还没有解决么?”

    “是啊,就算是出钱,也没有那么多的老师加入我们的这个帮学活动。”陈太脸色忧愁起来。

    “叶太太虽然没有当过老师,但是她非常耐心,负责教一些小年龄的孩子应该没有问题的。你说呢?叶太太?”方庭说着朝林美景看去。

    林美景愣了愣,只好说:“对。”

    “要去到h市呆上一个星期或者更长。待正式的老师补充过去,才可以回来。而且那边,虽说重建工作正在继续,但还是比较艰苦,叶太太不介意么?”陈太还是有所犹豫的。

    “不介意。能帮得上忙,我很高兴。”

    “好的,那就要辛苦叶太太了。”

    “陈太不用客气,叫我美景就好。”

    ......

    陈太又说了一番话,就让大家自便。然后离开了。

    林美景将方庭拉到一边,直截就问:“你极力让我去h市是为了什么?我们的目标不是蔡太太么?”

    方庭不紧不慢地回答说:“我们的目标当然是蔡太太。但刚才你也看见了,蔡太太是那么容易就可以亲近的么?要有共同的利益,才会成为共同的伙伴!”

    “我去到h市,对此一点帮助都没有!”美景一直觉得这就是一个坑。

    “你不要着急。”方庭露出一个笑,“我知道,你觉得是我故意引你去的h市。但是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蔡太太是不喜欢阿文的。蔡董是因为叶英乔所以和阿文对立。

    “但蔡太太不喜欢阿文,是因为她觉得阿文是一个小三的儿子!她生平最恨的是什么,就是小三!所以,不用我说,你也可以感觉到,她对你是带着敌意的。”

    美景怎会不知道,只是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

    “现在,我们有一个机会,可以将蔡太太变成伙伴。”

    “什么机会?我去一下h市就可以让她改观,未免太过天真了吧?”

    “当然,我不会这么天真。只不过,去到h市的不只你一个而已。”

    美景拧眉,闻到了浓浓的阴谋味。

    “蔡董身边的那个情人,职业是位老师,这次,她会参加这个扶学活动去到h市。”

    “你早就和蔡太太达成了交易?”林美景知道方庭是有预谋的,只是不知道她早就连交易都谈好了,“你想让我去h市做什么?”

    方庭的表情变为严肃:“你要抓住机会,想方设法地让那个女人同意离开蔡董!这就是蔡太太会帮助阿文的条件!”

    “......”美景不知道怎以形容此时的感受,‘死缠烂打’还真不是她的风格。

    “很为难?”

    “对,为难。”美景直说,“这是蔡太太的家事。她都搞不定的事情,我又有什么能耐?难不成杀了人家?”

    “如果轻松就可以做到,就不是条件了!”方庭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应该怎么谈,你看着办。蔡太太答应了会给那个女人钱。数目你去谈。”

    美景咬了咬唇边,“你确定,只要达成这个条件。蔡太太就可以让蔡董放弃支持叶英乔?”

    方庭胸有成竹地一笑:“只要你可以做到,我就可以做到。另外,我需要提前告诉你,你去h市的时间里,厉薇肯定是要制造机会和阿文在一起的。你如果害怕她趁虚而入,现在选择不去也可以。我还是那句话,一切都在于你。”

    美景心里咯噔一下,真不知是该夸她诚实,还是该夸她真有心机。

    离开陈太家的时候,美景才走出大门,就见叶文的车缓缓开了过来并停下,然后杨小宝走了下来。

    美景当然是措手不及,像说了谎话的孩子,只能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她朝车那边看去,却只看得见?漆漆的车窗,看不见后排坐着的叶文的脸。

    而这一切,不是方庭告诉他的,又是谁!这样连自己都搭进来。还真是看得起她这个敌人!

    美景不悦地朝方庭看去,方庭只是扯起嘴角来笑了笑。

    杨小宝去后面拉开车门,叶文下车,面色阴沉地走了过来。

    “林美景完好无损地还给你。”方庭收起笑容来,“不是我逼她来的,所以有什么事不要算来我的头上。”

    叶文目光如炬地盯着,方庭这才不再说话,只是任他盯着。

    “不是说晚上有应酬?”美景努力撑出一个笑容,不想让方庭看这个笑话。

    叶文没有答话,而是牵过她的手,让她挨近自己身边。

    方庭一凛,然后说了句“我走了”就要离开。

    “等等。”叶文冷声开口,眸子里的寒光让人颤栗。

    “有什么话,明天在办公室再说。”方庭明显不想听任何,“我累了,要回去了。”

    “方庭。”叶文看着她,语气很重,“这样的事。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别怪我说话难听,做的事难看。”

    说完,他牵着美景转身就往车那边走。

    美景坐上车,看着方庭依然站在那里,脸上难看到了极点。

    不一会儿,叶文放开了她的手,脸色比不比对着方庭时好多少。看得出来,他对自己也是生气的。

    车子开出去好半天,美景酝酿了一会儿才赔不是,说:“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不都是因为你反对得很坚决,所以......我才瞒着你跟方庭去的嘛。

    叶文注视着前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又变成了一尊不让人亲近的‘神像’。

    美景不安地吞咽了下口水,笑着又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我想了想,方庭也是想帮你,她并不是想针对我。事实证明,我不是好好的嘛。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少。我去了还挺开心的,认识了好多人。”

    但叶文还是不说话,车里面的气氛立即急转直下。

    美景也不敢再说话,将头扭朝车窗外,用无声来对抗无声。

    等回到叶家,进了房间,美景才忍不住再问:“阿文,你到底在气什么!”

    “你不知道我在气什么?”叶文眉头深拧,终于回应了她的质问。

    “我说了。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美景耐下性子,“你那么坚决不让我去,我就只能说谎了。但我的本意不是想骗你,也不是想去吃喝玩乐,想去出风头。我是想帮你。”

    叶文并不领情,反而怒气更甚:“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你来帮?”

    美景硬生生被哽得够呛,头皮突然就发了麻,有种东郭先生的感觉。“是,你不需要帮。是我自作多情,可以了么?”说完,她气极地瞪了他一眼,将包包放下,就要离开,不想再和他作这种争吵。

    叶文极为不满地扯了扯嘴角,一把拉住她手腕不让她走。

    “林美景,这么长时间,你还是在原地踏步,根本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要开了个头就不说了。完完整整一次性说完,我听着。”美景嘴唇紧抿,怒气也跟着燃了起来。

    叶文冷冷地看着她:“你忘了,你曾经的失败和愚蠢都是来源于什么?是你的一厢情愿,是你自作多情以为对方需要你的付出和帮助!你以为自己这样做,就可以得到相同的回报?你以为对别人好,就可以让别人也对你好?

    “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你还是没有半点长进!我说了,不需要你的帮忙。让你离方庭远一点,你听进去了没有?你还在愚蠢地用同样的方法在对待我!林美景你给我听清楚,我不会因为任何一个女人为我做了什么就给她相同的回报!”

    说到这里,叶文眼底已经生出似血的红来,健步冲去床边,从柜子里将林美景织的那件半成品毛衣拿出来,恶狠狠地扔在她的脚跟前。

    美景心中一凉,看着脚跟前的毛衣,眼角不自禁已是湿润。

    “你以为这种东西就可以改变我?你的天真和愚蠢。让我喘不上气!林美景,我告诉你,你是在重蹈覆辙!看清楚,你面前的我,不是周承礼,更不是其它男人!你所有一厢情愿的付出,到最后都会变成一文不值!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你!你也不要来烦我!”

    美景看着他没有半点温度的脸孔,突然间觉得全身都是冰冷僵硬的,连胸口是什么感觉都感觉不出来了。

    “真是当头棒喝。”她反而笑了笑。“谢谢叶总的教诲,我差点又犯了人生大错!”她冷冷看了眼脚下的毛衣,“早就该扔的,麻烦就扔了吧。”

    说完,她转身要出去,停住又回过头来,眼角的泪已是再也控制不住。

    “我从没想过要改变你,也从没想过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她声音忍不住哽咽,即使憎恨自己这样不争气,但还是忍不住,“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告诉你我喜欢,也只是因为我自己。我确实是这样的人,又天真又愚蠢,犯过的错误总会一再重复。

    “但是叶文,这就是真实的人!有血有肉,总会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就算我报了仇了,赌一百遍的誓说再也不会喜欢任何男人了,但我还是会......”

    她声音沙哑到必须停顿。

    “因为我就是我,就是这样的人。我还是会喜欢上某个人,然后想要对他好。我给不了他财富和权势,我能给的就只是我这个人,我的这颗心。我所有能想到的对他好的方式,不过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是,在你眼里这是愚蠢的,是你厌烦的。但这就是我,没有办法因为你的厌烦就发生改变!这种好,你可以不要,我也不会怪你!我只想告诉你,经过这么多事情,我的确想明白了一些事。

    “不过不是你所谓的要改变这些愚蠢的行为!我做的这些,并不愚蠢!只是遇到的人不正确而已!就算再遇到一百个周承礼,一百个你,我也依然是我。我对你好,你不要。只能说明,你不是正确的人!”

    说完,她死死地盯着叶文面若冰霜的脸,慢慢后退,开门出去。

    ......

    林美景在客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蜷缩在床上,哭得累了就闭上了眼睛。

    大清早,她就收到方庭发来的短信,去h市的事情必须即刻动身出发。

    美景赶紧把自己收拾干净,行李也没有备,见叶家人都还没有起来,跟老秦交待了一下,又电话里跟婷婷交待了一下部门的事,就跟着陈太的人马去了h市。

    陈太亲自领队,带着一些愿去h市帮忙的俪华会成员,还有不少的物资。

    去h市,八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美景都在睡觉。

    离h市越近,沿途的景像就越惨烈。

    美景从未亲身来过这样的地方,看见倒塌的房屋和残破的路面,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学生时代,她也参加过一些公益的活动,但却从来没有亲自到过灾区这种地方。

    看着这里的人,他们脸上那种家园被毁的痛苦,美景突然觉得自己那些情情爱爱的痛苦,都变得很可笑。

    俪华会临时搭建的宿舍就在h市原来的小学旁边。这所学校在这次地震中是损毁最为严重的,已然成了一片废墟。

    美景听陈太说,学校会在原址上重建,俪华会会提供一部分的资金支持。现在,这里的人都在积极重建家园,除了政府扶持外,还需要像她们这样的公益组织来多出力。

    所以她现在要先帮助孩子们恢复学习,除了教授他们知识之外,还要干预他们的心理,努力去降低灾害对他们造成的创伤。

    见美景什么行李都没有带,陈太倒是奇怪:“你不会以为这里还有可以买东西的地方吧?”

    美景略显尴尬,毕竟她不好解释自己不想回房间去收拾行李,只好笑了笑:“经验不足。”

    “我们这个临时宿舍地方有限,你就和我们负责照顾的那几个孩子睡一个房间吧。生活用品,我给你凑凑。”

    “谢谢陈太。”美景道了谢,然后就去了陈太所说的房间。

    房间里,有四个约摸七八岁的小女孩儿。看见她进来,都显得有些紧张羞涩。

    “嗨。”美景冲她们笑,“我跟你们一起住,行么?我的名字叫林美景。”

    一想到过年就完全不想码字,我也想玩儿,想出去快活,也想整天整天抱着电脑看电影,抽疯还未结束,码字狗的日常,该吃药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