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婚妻 第288章 是我害死薄衍的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88章 是我害死薄衍的

小说:合法婚妻 作者:绿篱晚晚

    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很安静,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鼻尖,云深一睁开眼睛,没有自己梦中的那张脸,苏青娆坐在床边,看到她醒过来,担心的神色才终于消退下去。

    “云深,你到底怎么了,薄临城给我打电话什么都不说就让我来医院看你,我来的时候他人也没在,你们俩吵架了?”

    她是因为司南月所以提前回来南城了,但是这第一眼看见的,却不是司南月,而是云深,还是个虚弱的像是一缕幽魂的女人。

    云深的唇色惨白,脸颊染着淡淡的白色虚弱的几尽透明,嘴皮有些发干,她看着苏青娆,愣了好半晌,才发觉之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它来的让人觉得猝不及防,但是这次奇怪的是,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她怎么就会做出那些事情来?

    就像是,整个人的思维都被人控制了一样,但是这样说起来,就感觉太过于神秘和奇怪,她没有证据,也不好有人相信。

    就像是一个人做错了事情,却要千方百计的为自己辩解似的。

    云深咬着牙,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苏青娆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面也很着急,女人的眼眸微微的眯了一下,看着云深,“云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说?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的,嗯?”

    她现在这个样子,让人莫名的就有些担心,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云深从来不会是这样的。

    傅云深只觉得自己的头很疼,她看了一眼青娆,语气也很虚弱的道,“娆娆,他呢?”

    “他不在,我跟你说过了。”

    她来的时候还以为薄临城会在医院,可是她在病房门口找了一圈,还去问了护士,说是没有这个人,薄临城把云深送到病房里面之后就没有人了。

    云深的脸色惨白,越来越深的虚弱,她看着被放在一边的手机,忍住,没有去拿。

    “娆娆,我好像做错事情了……”

    哪怕不知道具体原因,可是,当时的画面显示,是她害了薄衍。

    如果不是她,也许薄衍根本就不会出事,薄子叶也不会……

    那是薄临城最亲的人,现在,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她甚至觉得,也许,自己一开始就不应该缠着薄临城。

    苏青娆,“云深,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我,害死薄衍了。”

    苏青娆,“……”

    ……

    偌大而安静的别墅,男人静默的看着房间里已经苏醒过来的薄子叶,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深沉复杂的让人心悸。

    薄子叶看着薄临城,只觉得自己连笑意也勾不出来,她张了张嘴,“哥,阿衍他……”

    “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今天白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薄衍会和傅云深在一起,为什么,他们会吵架,还闹得那么凶?

    薄子叶咬了咬唇,脸色已经是失血后的虚弱,她看着面前男人的脸,眸底闪过那么一丝复杂,随即淡淡地道,“我不知道,今天我随便和阿衍聊了几句,然后他就出门了,我是跟着他出去的……他给傅云深打的电话,只是两人出来后不久,就开始吵架。阿衍说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哥,阿衍的确是为了救傅云深才出车祸的,我当时为了拉住他,我也差点丢了性命,这一切的一切难不成你怪我吗?要不是傅云深和阿衍见面,要不是她和阿衍吵架,阿衍的情绪不至于那么激动的。阿衍本来就还没有彻底恢复,他整个人受不了刺激,哥,这一点你比我清楚。”

    “叶子,你当真没有听到他们之间说了什么吗,还是,今天的事情,是你和乔治联合起来一起策划的。”

    男人的嗓音冷漠到了骨子里,薄子叶脸色煞白,“哥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和爸联合起来害死阿衍吗?他被你当做亲弟弟,何尝不是被我也当成了弟弟,我对他怎么样你不清楚吗?你为什么不去问问傅云深,她和阿衍到底吵了什么?我实话告诉你,我就觉得阿衍和傅云深两个人不对劲,她是你女朋友,但是你没有发觉,阿衍什么事情都向着她吗?我那天就无意间说了她几句,阿衍之后就一直没有正眼瞧过我。哥,你怎么就没有想过,他们之间,其实也不是那么单纯,或许,今天就是因为阿衍想要和她在一起,而她拒绝了,所以才会让阿衍恼羞成怒的?他们今天两个人都超乎寻常的暴躁,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去调查今天的视频啊?那个地方好几个监控,不至于会坏掉,你说呢?”

    薄子叶声音带着一点颤抖,她最后不敢再看男人的眼睛,手指颤抖着抓住自己的床单。

    而薄临城,脸色染着淡淡的雪白的颜色,带着一点孱弱,末了,男人什么也没开口,转身去了书房。

    安静的像是一座坟墓,没有任何的人气,空气里只有浓重的烟味和男人低低的呼吸声。

    菲薄的唇瓣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男人看着手指间的烟头,拿起来放在唇边,烟头忽明忽灭,男人的眼眸在黑暗里晦暗不明,深的像是一片海洋。

    “薄叔,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那个样子……”

    但是事实就摆在那里。

    男人修长的手指重重的捏着眉心,脸上没有了丝毫的血色。

    ……

    次日,凌晨。

    男人重新出现在医院,病房里已经没有了女人的身影。

    好看的眉心微微的蹙着,这才得知云深已经出院,于是他便开车直接去了云深所在的别墅。

    “云深,开门。”

    男人打通了电话,站在门口,长身玉立的透着丝丝的冷清。

    “薄叔……”

    那头是女人虚弱的像是蚊蚁一般的嗓音,孱弱不已。

    薄临城皱了下眉头,刚要开口,就听见那头一声虚弱的一句,“对不起。”

    “你说什么对不起?”

    云深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胸口起伏不定,脸色苍白,末了,便淡淡一笑,“薄叔,薄衍的事情,对不起。”

    “你没有错。”

    男人几乎是斩钉截铁。

    云深淡淡的笑,“薄叔,你不用安慰我了,我都看见了。”

    哪怕是不记得了,但是,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这件事情无可厚非。

    “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

    “不用来找我了,薄叔,”云深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嗓音很低很哑,带着一点气若游丝的感觉,她淡笑,“薄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会惩罚我自己的,我不希望你亲手来惩罚我……”

    “薄叔,好像自从我跟你在一起,我就没有以前那么快乐了,也好像,给你惹了好多好多的麻烦,遇见我,真的辛苦你了。我缠着你这么多年,好像,除了我自己得到了满足,也没什么其它的好处,还经常惹你生气。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你对我冷漠的样子,也许以后都看不到了,这样也挺好的。”

    “傅云深,你在哪里?”

    那边脚步声嘈杂不已,他可以听到很多人说话的声音。

    “我们分手吧。”

    “薄叔,对不起。”

    她没办法在薄衍死后还继续在这里,昨天晚上,薄子叶给她发的短信,她看着,愣了许久。

    她说薄临城一晚上都没有休息,薄衍的尸体就放在楼下,薄临城下去看了好几次……

    尸体。

    薄临城,心里还是怪她的吧?

    只是不想说出口。

    他昨天在医院的眼神分明就是怪她的,他沉默不语,看到视频后泛白的指骨,她没办法相信,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还可以不计前嫌的和她在一起。

    她买了半个小时后的飞机,出国,没有他的日子,没有青娆的日子,没有朋友的日子,一个人,被这件事情折磨,后悔,遗憾包围,也许就是最大的惩罚了吧?

    她甚至想过一命换一命,但是,死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活着,其实才是让人最难过而煎熬的。

    她没有告诉薄临城她要走,只告诉了爸妈和青娆,还有其它的几个人,她现在,不能再留在这座城市,遇到他,哪怕是远远看一眼,她都会觉得对不起。

    也对不起薄衍。

    那个一声声叫她姐姐的男孩,那个才刚刚恢复起来的男孩,那个原本可以有着大好前程的男孩。

    就这样终止了人生。

    都是因为她。

    云深闭上眼睛,一滴眼泪划过脸颊,冰冰凉凉的液体落在地面,像是要把地面也砸出一道裂痕来……

    ……

    男人看着已经显示结束的通话,眼眸深邃如渊,转身上车,重复的拨着女人的电话,侧脸冷漠如刀凿。

    可是那边却已经提示了关机。

    男人的车猛然停在路边,纷纷扬扬的树叶落下来砸到了车身上,飘零的落叶像是一场孤单的送别。

    薄临城一直到手机没电了,这才停止拨打云深的电话。

    而谁也没有想到,傅云深这一走,就是多年,而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再次遇到,她已经是声名大噪的设计师,人人口中艳羡的cindy。

    可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却只觉得……

    她瘦了好多。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